挺挺動物聯展 展出浪犬死前肖像照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一隻隻狗兒憂傷地望著鏡頭,照片下方一行字記載著牠們距離安樂死的時間,在無數人心中投下震撼彈──這是攝影師杜韻飛花費3年時間拍攝,從10萬張照片中挑選而出的系列作品《生殤相》,自2010年起開始拍攝、展出,而這次跟隨著世界動物日所舉辦的活動,《生殤相》來到了新北市板橋435藝文特區展出,用模擬人類肖像的拍攝方式,並留下死亡訊息,喚起觀者去思考與其他生命的關係,而不僅僅是同情

「20110923 1257pm 台灣某公立收容所 距離安樂死時間:1.1小時」 杜韻飛/攝

拍下收容所中即將安樂死的狗兒照片、讓人們重視議題,是因為愛狗嗎?杜韻飛表示,雖然自己從小就會關注流浪動物,但他會拍攝《生殤相》系列作品,並非以喜歡狗為出發點,他以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於《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一書的觀點作為回答:「不是喜歡動物,而是重視動物的權利」,杜韻飛說,要去影響不愛動物的人,不是讓他們愛上動物,而是要讓他們去思考動物的情感感受、痛苦知覺。

杜韻飛於世界動物日前夕向觀展民眾分享拍攝《生殤相》的理念。 李娉婷/攝

「就像是你不喜歡小孩,但是也不會去傷害他」杜韻飛認為自己不是個動保人、也不是動物攝影師,只是希望攝影作品不只是單純只有好看、還能夠喚起人們對社會議題的重視。雖然杜韻飛以這樣理性面的觀點來描述《生殤相》,但在他第一次拍攝、看到流浪狗安樂死的場面後,他還是幾乎整整一週無法進食,生命的消失的沉重壓著他,就像人會本能性的排斥死亡訊息一般。

直到杜韻飛來到桃園新屋收容所,見到已故動保人鄧巧玲為即將安樂死的狗兒所做的事後,拍攝的沉重才稍微減緩──如果不能阻止悲劇,至少讓牠們走得有尊嚴,當時鄧巧玲帶領著志工團來到收容所,讓安樂死前的狗兒都能夠快樂地散一次步、好好的吃一頓飯,並且有人和牠說說話,最後,在人的懷抱中安詳離去,「我們的工作不是去保護動物生命,而是減少牠們的痛苦」杜韻飛說。

這隻有著嚴重皮膚病的狗兒,改變了杜韻飛想藉著照片讓人們產生同理心的想法。 攝影展展出,李娉婷/翻攝

最初杜韻飛希望能夠透過《生殤相》喚起觀者的同理心,但有一天他拍了一隻嚴重皮膚病的狗,才驚覺這樣仍是人類高姿態的想法:照片中狗兒毛髮掉光,卻仍有著堅毅的眼神。杜韻飛表示,他不希望告訴觀者對錯,重點不是他拍了什麼,而是觀者看到了什麼,不論是因此關心動物、或是在狗的眼神中看到自己,都是照片想傳達的訊息。

挺挺動物聯合展策展人劉偉蘋表示,她希望藉著此次展出,能有更多人認知動物與人一樣擁有感知,不論是對此感到心痛、厭惡或是悲憫,都能想到牠們的生命價值,與人並沒有多大不同。

挺挺動物聯合展

時間:9/25~10/18 (09:00~17:00 周末到18:00)

地點:板橋435藝文特區展覽館
展出內容:
-『海洋中的相遇』鯨豚攝影展, 金磊先生
-『望』米克斯畫展, 米克思的畫筆
-『生殤相』流浪動物安樂死日最終肖像攝影展, 杜韻飛先生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