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狗 挑起動保、野保的衝突

/ 瑭芯 (台灣動物新聞網志工記者)

本月7日,南投集集野生動物急救站接獲一位道路維修工人通知,前往救援一隻傷痕累累捲成一球的穿山甲。救援人員帶回清創後,才驚覺全身多處嚴重穿刺與撕裂傷的穿山甲,右胸口還有一個「大窟窿」,經獸醫師評估存活率極低,以及癒後情況差,最後選擇讓穿山甲在藥劑發揮效果下不痛苦的安靜離世。

儘管沒有醫治成功,野生動物急救站還是十分感謝發現穿山甲的工人,讓牠最後不是在野外孤單等待死亡。  野生動物急救站/提供

追溯至今年2月份,一隻雄性未成年山羌也在苗栗南庄山區被狗圍攻,由苗栗縣政府送至野生動物急救站醫治。山羌後腿雖還有痛覺反應卻無法站立,X光片發現牠第一、第二節腰椎錯位,研判是被狗追逐時遭受外力撞擊或從高處摔下所致

由於腰椎復位固定手術後會有一段時間無法站立,而長期側躺易使山羌這類反芻動物胃部脹氣,導致消化功能失調而有生命危險。另外,山羌生性緊張,容易因生心理壓力造成緊迫死亡。獸醫師考量牠將承受極大痛苦,且術後復原的野放機率低,決定讓牠在睡夢中離世

山羌後腿雖還有痛覺反應卻無法站立,從X光照片可發現牠第一、第二節腰椎錯位,研判是被狗追逐時遭受外力撞擊或從高處摔下所致。 野生動物急救站/提供

幾天後南投縣政府又緊急送來一隻被家犬圍攻的母山羌,後肢及尾部多處被咬傷,而牠肚子裡還有寶寶最後還是沒能保住性命,當天就死亡,一屍兩命。

野生動物急救站說,面對每一隻送來的重傷動物,「留下來」或「讓牠走」都是沉痛的抉擇;以穿山甲為例,「能在牠身上留下這種傷口的動物,必須有發達的犬齒、厲害的咬合力,而淺山地區農牧地,符合這些條件的大概只有狗了。山區居民放養或流浪的犬隻,對野生動物而言是一大隱憂。」

山羌陳屍於102縣道。  Chad Chiang/攝‎,四處爬爬走(路殺社, Reptile Road Mortality)/提供

急救站也表示,他們從不想引起爭論,只是陳述每一件因犬貓攻擊的野生動物傷勢實情。更希望透過這樣的傷病動物案例分享,呼籲大家關注相關立法議題和飼養責任:「不棄養寵物,遛狗請繫牽繩,盡量將家貓家犬自由活動範圍限制在住家內,除可避免走失,也降低野生動物被捕獲的數量。」

特生中心研究員林德恩表示,憂心貓狗與野生動物接觸的主因是動物流行疾病。因為,貓狗和野生動物有許多共通流行疾病,例如狂犬病、犬瘟熱、寄生蟲等,前述兩種一旦感染,死亡率非常高。若任由家裡飼養的貓狗在外遊蕩,易造成互相感染,流行疫病更難以控制,最後野生動物和毛小孩雙雙受害,甚至可能傳染到人類社會。

野保人士認為貓狗本是外來物種,對生態平衡及原生物種造成的殺傷力不容小覷,應減少貓狗在外流浪;動保人士則認為流浪貓狗也有生存權,捕食其他動物也是自然行為,不該錯怪貓狗。雖然保護流浪犬貓和保育野生動物仍存在許多分歧,但也都有共同目標:「希望未來不再有貓狗因被棄養而流浪街頭、希望流浪的牠們能有溫暖的家。」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