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建流浪動物之家 台灣最美的愛媽

記者 呂幼綸/報導

流浪動物也能有家園,是何等美妙的事!現在大家溫馨上口的流浪動物之家」,1988年首度現身永和福和橋下,是一個讓流浪狗遮風避雨、不再忍饑受凍的小天地,不用收容中心、保育場等名稱,而稱之為流浪動物之家,正顯示了創建者的濃郁愛心。而創建人汪麗玲也隨著流浪動物之家的掛牌,正式從愛媽晉身為替流浪狗奮戰的動保人。

頂著「中國小姐」、「環球小姐」的光環,又有著好人家的背景,汪麗玲30年來最常面對的問題就是:放著榮華富貴不享,跑來當愛媽救流浪狗幹嘛?   李娉婷/翻攝

頂著「中國小姐」、「環球小姐」的榮銜,又是前省政府主席家的少奶奶,汪麗玲這30年來最常面對的問題就是:放著榮華富貴不享,跑來當愛媽救流浪狗幹嘛?而她的答案始終如一,「不捨路邊狗兒望向我的求助眼神,總結一句話,這是我自己的選擇」。而當年做這項抉擇時,親朋好友當然不解,認為要做公益大可選擇以窮苦人為對象,何必是狗?汪麗玲心中卻很清晰,「弱勢族群都需要關心,但關心貧寒者的大有人在,不幸動物卻是乏人聞問!」

因為家有公婆,沒法把狗帶回家照顧,汪麗玲初期就是深夜帶著60~80包米飯沿街餵狗的傳統愛媽,但在盡個人力量的同時,心裡卻不斷被大環境中的一幕幕殘酷情景所刺傷!

那是個流浪狗連垃圾都不如的年代,清潔隊員依《廢棄物清理法》捕捉和處置流浪狗,在主管機關的授意下,報紙版面每天充斥「撲殺」字眼,民意一面倒的認為流浪狗有礙市容、破壞了環境,清潔隊逮到流浪狗之後,3天內無人出面認領就可以撲殺,而撲殺方式包括活埋、電擊、水淹……,總之以最省事、最經濟的方式為優先。

當年的「安樂死」可是一點也不安樂,驚悚的情景讓愛狗人不寒而慄。 李娉婷/翻攝

目睹清潔隊員以6號鐵絲做頸環捕犬的濺血畫面、聽聞各地虐殺狗隻的案件,汪麗玲意識到自己小範圍的餵食流浪狗、呵護那些遭棄養的不幸犬隻,是不夠的,必須喚起台灣民眾建立愛護動物、尊重生命的態度,而這需要更多、更具力道的作為。

收容流浪動物vs.主殺派官員

1987年汪麗玲結合了一批包括學生和獸醫的年輕動保人士,其中有現任台大獸醫系教授的葉力森、台北護理大學教授葉明理,和著名獸醫師杜白等,大張旗鼓對抗主張「野犬繁殖太快,應予撲殺」的官方勢力,籌設「流浪動物之家」。1988年正式設立時,30坪大小的場地雖然僅收容了70多隻狗,但卻展現了民間人士收容流浪動物、推展動保環境的決心,並出版刊物宣導「愛牠、養牠、不要遺棄牠」的理念,倡導以結紮替代撲殺的觀念,在在讓「主殺派」的官員感受到輿論壓力,而開始收歛、噤聲。

1992年3隻因主人死亡流落街頭的狼狗,咬傷了闖入牠們覓食垃圾堆的幼童,讓台灣民眾在恐慌之際,驅使官方全面下達對流浪狗的撲殺令,汪麗玲心疼流浪狗遭逢無謂的死劫,也不捨3隻狼狗含冤,「竟讓孩童遠離家門跑進垃圾場,難道家長沒有錯?」動用力量救援3隻狗到流浪動物之家

1992年,聖嚴法師因為讚許流浪動物之家的救援工作,親自到訪和捐款,留下這些珍貴畫面。 李娉婷/翻攝

此一事件也引發聖嚴法師的注意,特別率農禪寺的信眾造訪已搬遷到淡水的流浪動物之家,除了捐款40萬元表達讚許之外,聖嚴法師並透過電視、報紙等媒體,呼籲民眾一旦養狗就不應棄養,另也籲請政府把處置流浪狗的方式改為捕而不殺,用結紮手術來避免流浪動物大量繁殖。一代宗師為流浪狗請命的事蹟也為台灣動保史寫下新頁。

一向舉止優雅、談吐溫婉的汪麗玲,為替流浪狗爭取生存權,也有「發狠」的時候,例如她曾按鈴控告當時的台北市長黃大洲;也曾為了揭發清潔隊殘酷處置流浪狗的惡行,親自領著記者衝入樹林鎮的垃圾掩埋處。

1994年,一頁由汪麗玲署名的傳真,向媒體檢舉樹林清潔隊員為了省事和苛扣狗糧,直接把捕來的狗丟入垃圾掩埋場的沼氣孔,電視和報社記者大群人員決心跟著汪麗玲一探究竟。

有著貓狗剪影的紅心圖案,就是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的LOGO,由汪麗玲自己設計,訴說了她和流浪貓狗的情緣。  李娉婷/翻攝

被記者比喻為千犬塚」的沼氣孔,下層堆疊著犬屍,再丟入活狗後,不是因為沾到有毒屍水慢慢死去,就是在悶熱的環境下活活渴死、餓死。採訪人員的親眼所見和現場錄影、照片,成為捕犬隊的罪行實證,舉國譁然之際,也開始對捕抓和處置流浪狗的手法、程序,展開檢討,流浪動物也是生命的事實,逐漸被台灣民眾普遍認同。

堅信流浪狗問題並非源自動物,而是來自人,汪麗玲在1996年成立「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除了以位於貢寮的保育場收容流浪狗之外,更致力推動社會教育,宣導尊重生命及愛護動物的觀念,和督促政府以人道方式解決流浪動物造成的社會及環境問題。深知唯有立法才能徹底解決吃狗肉、虐待動物等現象,汪麗玲積極收集歐美等先進國家的相關法律,1998年《動物保護法》終於列入立法院議事程序,她唯恐事情生變,和一些動保志工輪值在立法委員辦公室前站崗了3天,順利催生出讓台灣從此躋身文明國家的動保法。

不太出現公眾場合的汪麗玲(左) ,為了支持零安樂和零棄養,10月4日難得和女兒周宛青(右)一起出席世界動物日活動。  黃靖雅/攝

無怨無悔的動保志業

面對著動保界的後起之秀,和持續修正的動保法,作風低調的汪麗玲更傾向緘默,而「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龐大的開銷雖然獲得眾多小額捐款人的支助,但每有入不敷出時,依然得靠她擔負,多年來一直流傳著她為了救狗,不惜變賣婚戒的故事,事實上一路走來,她曾求售的何止首飾、名家畫作,只是面對詢問時,總是清淡的以一句「不要報導,這是我的選擇、我甘願的……」帶過。

今年10月4日世界動物日這一天,汪麗玲在獨生女周宛青的陪同下,意外出現於新北市的活動會場,她說是為了支持「零安樂」和「零棄養」政策而來,也讓眾人驚歎於70歲的她,風采依舊。談起台灣這30年來的動保進展,她很欣慰,也為新版動保法擴及展演動物等範疇感到開心,但不免為近來社會一連串的隨機殺人、弒親事件感到不安,「人心壞了,才會出現這類案子,而動物也難免再度淪為受害者!」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