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犬的塑形人 寄養家庭關鍵角色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日前台灣導盲犬協會與一寄養家庭溝通不良,導致寄養家庭藏狗、雙方支持人馬隔空論戰,在這起事件中,除了寄養家庭對導盲犬協會提出的各項質疑外,引發最多討論的,就是工作犬寄養家庭的定位──寄養家庭在工作犬訓練上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台灣的工作犬單位又是如何與寄養家庭合作?從此次事件中,可看出寄養家庭制度的哪些問題?

一般來說,工作犬幼犬出生2-4個月後會進入寄養家庭進行社會化訓練,1歲後再回到機構進行工作犬訓練。 何宜/攝

對工作犬單位而言,若是能自狗兒還小就親自訓練,成效當然最好,但台灣的工作犬機構大多還處於起步階段、人力較不充足,只能夠勉強維護培訓好的犬隻因此需仰賴寄養家庭來減少訓犬單位的人力消耗,世界上多數的工作犬培訓單位也選擇此做法,僅有少數可自行進行犬隻的社會化,而良好的寄養家庭甚至有能力可以培育犬隻,這樣的案例在國外屢見不鮮。

內政部消防署特種搜救隊搜救犬教官周聰吉表示,工作犬培訓成本高,國內官方的工作犬機構都會與寄養家庭簽訂契約,緝毒犬與搜救犬都是如此,契約中明訂機構的職責與寄養家庭的規範,雖然也有民間機構礙於寄養家庭招募不易,選擇不與寄養家庭簽合約、避免讓寄養家庭感到不快,但周聰吉認為簽約只是一種形式、是道德底線的最後一絲屏障,不簽沒有好處。

雖然幼犬可愛討喜,但照顧工作犬幼犬有諸多規範,讓寄養家庭招募不易,許多工作犬單位長期處於缺寄養家庭的狀態。  何宜/攝

由於寄養家庭是志工導向,加上有居住地點、環境、時間與交通工具的限制,多數單位還會要求須全天陪伴犬隻,嚴苛條件之下導致招募不易,此外,雖然愛狗是作為寄養家庭的必要條件,但即使寄養家庭有養狗的經驗或自己對養狗的見解,仍需遵循工作犬機構的指導,在意見分歧時,雙方能否理性溝通也是一大難題

除了物質上的要求,寄養家庭也需接受心理上的考驗──基於使用者安全、工作的專心度等諸多理由,工作犬的餵食須嚴格控管,互動也有條件限制,看著一手拉拔長大的可愛狗兒,要忍住不回應牠熱情地撲抱、不餵牠零食可不容易!

每種工作犬都有各自的特性要求,社會化的方式也不盡相同,但共同的要求是不能把狗兒當寵物養,讓狗兒學會工作中不需要的指令。 影片截圖,取自網路

寄養家庭作為讓幼犬平安快樂的長大、成功社會化的重要角色,對於犬隻受訓能力及未來工作穩定度占有不小影響力,例如緝毒犬需要能獨立工作,因此不能學習服從指令,若是寄養家庭跟幼犬太過親近或要求牠們「聽話」,可能就會養成狗兒依賴的性格,成為從培訓課程中被淘汰的原因之一。

周聰吉表示,工作犬機構不能只是成天向寄養家庭宣稱狗兒將來的工作多偉大,必要的教育訓練一定得做,否則就算徵到了寄養家庭,卻因彼此理念不合而耽誤到狗兒的訓練,反而得不償失。工作犬機構除了要多與寄養家庭對話外,寄養過程中固定拜訪、觀察集訓活動也不可少,以促進彼此的理解,讓寄養家庭不只是志工,而是工作犬機構的訓練夥伴。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