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立法難擋民意 校犬計畫卡關

記者 黃靖雅/報導

立法院於10月中通過立委王育敏的臨時提案,要求教育部研議,將校犬結合生命教育,列為校務評鑑的加分項目。此案剛在立院通過,立即引發來自教育界和家長的激烈抨擊。王育敏於11月2日在電話中向記者證實,考慮到基層反彈,可能取消將校犬納入教務評鑑加分項目,「改以其他方式推廣」。

王育敏長期關心兒少福利和動保議題,也是終結十二夜條款的立委之一。 資料照片,黃靖雅/攝

校犬計畫真如同部分家長所質疑的,學童隨時有被狗咬一口的風險嗎?基層教師反彈的理由又是什麼?究竟「校犬計畫」有什麼問題?迎進校犬作為生命教育的活教材,在校務評鑑上給予加分鼓勵;同時還能減少收容所的收容負擔,為即將上路的零安樂政策,提供一個緩衝空間,看起來是一個雙贏的政策,為什麼會在還沒正式推行前就卡關?

首先,理想中的校犬計畫,是希望校方思慮周全,確定學校在各方面具備擁有校犬的條件後,主動提出申請,再和各地方動保處合作,由動保處在收容所中,挑選性格較溫馴親人的犬隻,加以訓練並施打疫苗、晶片後,才進入校園。同時,不只狗需要訓練,人也需要教育;學習分辨狗的情緒和需求、和如何正確地應對,即使對於怕狗、不喜歡狗的學生來說,也有益處。

如何正確跟狗相處,不是只有愛狗的人才需要會,怕狗的人更需要。 示意圖,取自網路

校犬是生命教育課程中很好的素材,此次推動校犬計畫,之所以會讓基層教師氣得跳腳,主要問題還是出在「校務評鑑」上。

校務評鑑雖四年一次,評鑑等級也不影響教師個人的考績,但卻可能影響教育局對學校專案的補助款,也可能影響招生;另外,校務評鑑也是校長未來續任、轉調時的考評項目之一,牽涉層面不小。因此,一聽到校犬將要納入校務評鑑加分項目,不只沒有校犬的學校如臨大敵,連有校犬的學校也不盡認同。

因為,校犬進到校園,每天要和上百、上千個師生相處,對穩定性的要求更勝家犬;在照護、訓練上,所需花費的心力也比家犬更多。如果沒有一個愛狗、懂狗的人,負責照護、訓練,並安排人犬正確互動方式的課程,不可能支撐計畫順利運作而這些額外的工作內容,更無法要求任何一位老師或行政人員來承擔。

北市福安國中不但有校犬,還用校犬哈魯結合特教教育,成效斐然,但先後待過北市敦化國中、三民國中的福安國中校長施俞旭認為,認養校犬應因地制宜,很多市區的學校在先天條件上,就不適合校犬入駐。推廣校犬可採鼓勵的方式,但牽扯到校務評鑑,可能帶給基層很大的壓力。

福安國中的毛助教「哈魯」,為特教生帶來的正面影響,讓老師、家長都覺得很驚喜。 資料照片,黃靖雅/攝

利用校務評鑑推廣校犬計畫,如導致學校在缺乏完整規劃的情況下,為了加分,一窩蜂地去領養校犬,最後,照護、訓練校犬的重擔,落到了基層教師身上,不但失去了校犬的生命教育意義,更悖離「教育」的真諦。一隻狗,可活10年以上,校犬計畫真的不容輕率。

生命教育很多元,並非只有校犬一種形式,而校務評鑑是全體適用的指標,因此校犬計畫不必和校務評鑑綑綁在一起,想要推廣,一定能找到其他方式。例如,很多學校未必全然反對校犬進駐,只是過去缺乏動機,對實際執行方式也心存懷疑,主管機關可嘗試鼓勵有校犬的學校舉辦說明會,向鄰近地區的學校分享執行經驗,有效消弭其他學校的疑慮。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