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毛虐狗! 美容師不可承受之重

/ 梁憶萍 (梁憶萍寵物美容中心負責人)

今天工作結束的時間比平常還要晚,直到下了班的那一刻才回想起今天幾乎整天沒有進食,家裡附近所有的餐廳早已經打烊,一片寂靜的暗巷中遠遠看到賣鹽酥雞的小攤子燈還亮著,我用三步併作兩步的方式快速朝那小攤走去。

到了賣鹽酥雞的小攤,我以自我慰勞的心情點了幾乎是三人份才能吃完的量,老闆熟練的將我所點的東西一一照油炸所需的時間順序排列好,招呼我在旁稍等片刻,這時我瞥見在小攤子的後面,一個光線不足的角落,有個像是小學生年紀的小男孩正在寫功課,入夜後的氣溫偏冷,小男孩身上卻還是穿著短袖的制服,我在心中喃喃自語:這麼晚了,明天不用上課嗎?怎麼沒有穿外套??

在買單趁老闆找零錢給我的時候,我問:小朋友這麼晚還沒有回家明天上課會不會起不來啊?老闆豪氣的回答我:他不敢啦!起不來我會修理他~~

這時正在做功課的小男孩抬頭看了我一眼,眼神透露出無奈又迷惘,我拎著一大袋的鹽酥雞悻悻然的離去⋯⋯

如果今天的小男孩角色換成毛小孩,會不會被人檢舉指控虐待啊???

這一周寵物美容圈內大家在熱烈的討論台中某寵物店將一隻拉布拉多犬染毛打扮成獅子造型供遊客拍照,後來被遊客上傳臉書指控店家虐待動物,在鄉民的撻伐和新聞記者採訪某獸醫師的意見下,使得老闆必須出面道歉,事件才算稍微告一段落。

這起事件讓美容師們聞之色變,有些店家開始把有染色造型的活招牌毛孩關起來不再讓牠們自由和客戶接觸,索價不菲的寵物專用染劑也束之高閣,不敢再和民眾推薦彩染造型,我身為美容師的立場來看待這件事,對那位寵物店老闆的遭遇是深感同情的。

如果照新聞中被訪問的民眾所言:狗應該要自然就好!染色、穿戴飾品都算是屬於讓毛孩痛苦的行為,那洗澡修指甲剪毛算是破壞自然的行為嗎?冬天即將來臨,很多毛家長都會為毛小孩添購衣服,有的甚至會幫毛小孩穿鞋,這些行為,在很多人的認知上是覺得多此一舉,但同樣的事情放在寵物美容業者身上時,就變成了一種商業行為,變成只為圖利自己不顧毛孩感受⋯⋯

她們是今年代表台灣參加世界寵物美容師創意造型大賽的選手

或許我們也可以想一想在新聞背後的實際情況,美容師在為毛孩染色時所要花費的時間和精神,是比將毛孩直接剔光光要繁重數倍的事,如果業者真想虐待,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嗎?如果真有心要虐待會,選擇在光天化日之下讓毛小孩暴露在有可能被檢舉的風險底下嗎?衛道人士或許會認為毛小孩的裝扮是出於人為利益因素,只想嘩眾取寵,但是平心而論,如果寵物產業少了美容師這環,毛小孩真的會更幸福嗎?我還是相信大部分的美容從業人員對待毛小孩的態度都是良善的,更何況還是自己養的毛小孩呢!

今晚想著想著~覺得寵物美容師真的是很弱勢的一群人,新聞中報導拉布拉多毛孩無辜的眼神,對照我今晚看到的小男孩無奈的神情,不知為何,突然食不下咽⋯⋯

達人小檔案

梁憶萍寵物美容研習中心負責人 梁憶萍Yuna

 

2015年美國Super Zoo 世界寵物美容師貴賓組單獨賽 第三名

2014年美國Super Zoo「貴賓犬美容賽」第三名

2014年美國「Super Groomer Show WPA」世界第10名

KCT美容審查員

上海博純寵物美容師培訓學校課座講師

日本東京ヴィヴィッドグルーミングスクール高級班結業

曾任犬物語雜誌美容專題主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