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捨浪浪 退休老師扛下「狗狗山」

特約記者 江幸芸/台中報導

「我最多一次帶了9隻狗,King就是那批的其中一隻。」「有次我開車下山的時候,Oreo和另外兩隻狗擋在路中央,屁股對著我們搖尾巴,就決定帶走了。」年紀漸長,卻對狗園裡的狗兒如數家珍,退休老師張帆的記憶力令人佩服,「當然,這是我們養的狗欸!」狗兒個個翹著尾巴,歡迎客人兼「討摸」,張帆20多年的時光就奉獻給牠們了。

退休教師張帆把20多年的時光,奉獻給流浪犬貓。  江幸芸/攝

自己將來會成為什麼樣的人,誰都無法預測,一如張帆也沒料到自己會一頭栽進浪犬浪貓的世界。原本只是自己養貓養狗、偶爾資助愛媽,再做到個人救援、替浪浪設置二手義賣工坊「愛物園」籌經費,而今張帆在台中霧峰有中途100隻浪犬的「狗狗山」,台中太平則有安置幼犬、病犬和貓咪的貓屋,以及中途在熱心志工家中的30隻狗兒。犬貓隻數有多少,她肩上的擔子就有多重。

「這都是因為一個外國人Chris。」張帆口中的Chris來台13年,沒如父母期待在台灣打下一片江山,反而為浪犬留了一處「狗狗山」。看著Chris為異鄉浪犬如此賣命,張帆感到慚愧,台灣的狗怎麼會是外國人來救?於是在Chris回美國後,她延續友人心願承接狗狗山。

位在台中霧峰的狗狗山約有100隻狗兒,看到客人來都很歡迎。  江幸芸/攝

張帆照顧約180隻貓狗的每月支出在25至30萬元,雖有存款、愛物園義賣收入和特定人士定期資助,卻已逐漸吃不消,但她仍不願放棄每一隻貓狗。有次在路程中偶然聽見狗兒的哀號聲,張帆想下車察看,志工勸阻:「妳已經沒能力了,不要再管了。」張帆反駁:「當你說沒能力的時候,就真的沒能力,人是要盡力。」

出於對浪犬浪貓的「不忍」和「憐憫」,張帆扛下愛媽的責任,也招來異樣眼光,有時在狗園忙得全身髒,想進麵店用餐還被拒絕,但「在意別人的眼光太累了,既然自己選擇了,就不能放棄」。也因為這般樂觀、豁達的個性,讓她有勇氣面對傷狗、受虐狗的心碎畫面,以及殘酷、赤裸的人性。

對流浪犬貓的不捨和憐憫,支持張帆走到現在。  江幸芸/攝

耗盡積蓄投入救援送養,張帆拯救無數貓狗的生命,家人卻始終沒能諒解,孩子曾問:「這不是社會的責任嗎?」確實,流浪犬貓的問題足以影響整個社會,但並非人人都願意承擔,而她回答:「總得有人先做啊。」張帆選擇的漫漫長路,暫時還看不到盡頭,但她想得遠,「我的負擔太大了,要是哪天我走了,這些貓狗怎麼辦?」因此,下一步便是建立永續經營的模式。

現在,狗狗山、貓屋、愛物園的志工和擔任中途的志工加起來約有30人,只是志工來來去去,有時亟需幫助也難找到人,幸好有幾位附近大學的學生願意排班來幫忙。若狗狗山鄰近學校想做生命教育,張帆很願意開放狗園讓師生來訪,「只要有心,願意犧牲一點玩耍、睡覺、念書、吃飯的時間,彎下腰來撫摸、疼愛這些動物,就是生命教育的開始。」

朝陽科大動保社學生到狗園幫忙。  取自狗狗山粉絲專頁

番外篇:流落街頭獲救 暖心狗兒備受疼愛

志工夫妻帶Chico回「娘家」。  江幸芸/攝

狗狗山有多名外國人志工,狗兒送養也多往國外去,張帆說,國外有合作的協會協助家訪與送養,而照片中的大狗兒Chico則是由長住台灣的荷蘭人 Jan收養。Jan是狗狗山的志工,第一眼就愛上了Chico,原本會護食的牠到了新家,什麼壞習慣都沒了,不只會看家,還會跳上床跟Jan一起睡覺Jan的太太Rachel每天都花20分鐘幫Chico梳毛,順便檢查害蟲。兩個人一隻狗,過得很幸福呢!

狗狗山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