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陳建仁先生的一封公開建議信函‬

圖文/劉偉蘋

在11月28日的毛日子市集活動,邀請到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先生一起讓動保旗幟飄揚。當天現場只能快速的請陳先生務必在流浪動物以及野生動物兩個面向的議題都能給予關注,但是來不及提出任何明確建議。

從 2013年5月讓第一面動保旗幟開始飄揚,到2014年9月推動「你挺動保我挺你」,靠的除了是勇氣之外,就是選擇相信,相信只要釋出強大的善意,必然可以讓人們串聯起來站在各自的角色上為動物保護做到更多

借助全民力量協助動保源頭管理

很高興有越來越多政治人物都與我們小市民站在一起,喊出「毛小孩是家人」、「領養不棄養」、「落實零安樂死」、「加強源頭管理」……。然而,身為小市民的我們又不免擔心,若這一切僅止於口號,對動物依然沒有產生任何協助的力量。這也促使小編繼續思考,該如何提出更具體建議,讓所有政治人物能從口頭上的支持更進一步的去落實於實際行動。建議說明如下,或許不盡完善,但卻是絕對明確且只要有心就可立即推動。

具體建議:

- 請大力提倡推動寵物店家停止販售貓狗轉為協助送養。

- 請將全台灣合法的繁殖業者名單公開,讓堅持想要以購買方式取得同伴動物的民眾,親自到繁殖場現場進行購買。

可行性背景評估:

1. 因為這幾年民眾在領養代替購買這個部分的意識已經越來越高漲了,沒有人會跳出來說領養代替購買是錯的。

2. 也因為民眾普遍意識的建立,也有越來越多寵物店家主動放棄銷售。

3. 寵物店目前的營利來源主要來自寵物美容/旅館/用品,販售貓狗通常只是為了吸客,藉由櫥窗內的幼犬幼貓將消費者吸引入店。

4. 真的靠貓狗營利為主的店家雖然有,但也越來越少,而且一定還會繼續減少。

政府之所以推動的原因說明也很簡單:

1. 政府鼓勵寵物店家停止販售貓狗兔並協助推動領養代替購買,以這樣的方向發展產業,除了寵物產業可以發揮極大社會價值、寫下社會責任的範例與標竿之外,實際上對產業本身也將創造莫大的商業利益(請見美國知名品牌Pet Smart案例分析:http://goo.gl/FIP5YL )。

2. 以此帶領民眾真正以行動落實領養代替購買。

3. 仍有民眾想要以購買方式取得,於法當然也是可以,民眾就直接跟合法的繁殖業者購買。

4. 公開公告全台灣的合法繁殖業者名單以及繁殖地點,一方面提供欲購買民眾直接前往,二方面民眾也很容易協助舉發不在名單上的非法繁殖業者(或是以合法掩蓋非法的業者)。

5. 藉由購買民眾親自到繁殖現場看到狀況,也等於協助政府進行稽查。政府的稽查工作當然也不能停。

6. 真正守法又重動物福利的繁殖業者,因為必須要負責飼養的種犬種貓種兔一輩子,一輩子也應該只能讓毛孩子繁殖2~3次,成本自然應該是高的。想要消費的民眾應該親自去看過要買的貓犬兔的父母狀態,看過之後再買,也要負責任的以更高金額購買,因為不是買帶回家的一隻而已,所付金額必須要是能夠協助業者有充分能力去照顧善待繁殖場中毛孩一輩子,這是購買者應盡的責任。

7. 繁殖場售出的貓狗兔開始全面施打晶片並且進行登記,繁殖場並應協助追蹤所售出的貓狗兔。而為了保障合法業者政府絕對要嚴厲的掃蕩非法業者,以保障合法業者在付出高成本照顧與追蹤自己與售出的毛孩子的情況下,貓狗兔出售價格當然會很高,不能讓黑心繁殖業者有任何生存空間,以低價壓縮了合法業者的生存空間(寵物產業需要扶植良幣驅走劣幣)。在德國或瑞典,人們想養狗絕對先考慮領養,除了因為有落實的生命教育之外,另一關鍵原因就是購買實在太貴了。

一方面提供真正沒有辦法繼續飼養的民眾一個暫時收容與後續送養處理管道(民眾送養應該支付足夠費用給收容所直到孩子找到新家;年老者或因失去生活能力者免),另方面協助照顧確實沒有人應該負起直接責任的傷殘動物。

這個計畫為何可以降低棄養數量?

- 降低衝動性購買之下的棄養數量:讓購買變得很繁複,讓購買過程充滿「責任感」的暗示(要求民眾去繁殖場買貓狗兔的同時,民眾較容易思考:動物怎麼來?繁殖場怎麼照顧?牠們的父母受到什麼照顧?賣不出去的怎麼辦?想得越多,行為自然越加謹慎)

- 讓目前時常有黑心繁殖場將利用殆盡的毛孩子丟到收容所的此一亂象終結:讓繁殖產業只餘下真正合法的、道德的業者,所有業者的貓狗兔都要進行數量管理與紀錄,每一隻貓狗兔的流向與去處都要被管理到,業者對種犬種貓種兔的一輩子有當然照顧責任,。

這個計畫為何可以提高領養數量?

- 因為購買變得很麻煩

- 因為購買變得很貴

- 因為領養觀念的普遍化

懇切期盼所有有表態支持動保的政治人物們,請你們以行動落實口號,說到做到!

建議人:挺挺網絡社會企業-Richy麻麻
毛小孩是家人 家人不買不賣 (流浪動物保護觀念推廣粉絲團)
挺挺應援團 (從流浪動物延伸關心其他包含展演動物與野生動物等更廣泛動物保護保育議題)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