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皮球SOP 虐待動物報案耗時費工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台北市溫州街的街貓大橘子28日遭到一年輕外籍男子虐殺,目擊證人等了26小時,並有多位民代前來關切,派出所才在該區副分局長的指示下受理報案。如果沒有大量民意代表關切,案件是否又會不了了之?期間員警不斷表示「這是動保處的職責」,到底動保單位與警政單位間如何分責處理案件?若是半夜發生虐待動物案件,民眾該如何是好?

民眾在大橘子出沒的圍牆邊放上鮮花與罐頭紀念。 黎安娜/提供

兩位目擊證人指出,他們最初於28日傍晚約5時至羅斯福路派出所報案,花費約3小時,警方雖有登記資訊並允諾協助調查,但未開出受理刑事案件的「報案三聯單」,目擊證人本預定於29日午間再次前往派出所報案,為了防止報案失敗的情況再次發生,記者接獲消息後,一早便直接致電羅斯福路派出所,詢問員警到底需要準備哪些事證才能報案、有監視攝影器畫面證明男子虐貓,還不足以成案嗎?

員警回應表示,若是貓咪有植入晶片,由飼主出面就能以毀損罪成案,但若是虐待動物行為,則需要由動保處受理案件並判定罪行,後續若有偵查需求,再函請警政單位協助,「違反動保法的權責單位是動保處」員警說,派出所並非動保案件負責機關。

因此,就算承辦員警的確也透過監視器看到了男子的虐貓行為,但因為「沒有屍體,無法判別貓的生死」、「無主流浪貓」等原因,以員警過去所受到的教育訓練,整起案件無法以毀損罪成立,而雖然男子違反了動保法,但那就成了「動保處的事」

儘管台北市有24小時的動物救援隊,能夠受理案件的動物保護檢查員(簡稱動保員)夜間並沒有上班,民眾也找不到人報案,而最容易發生虐待動物案件的時間,通常都是動保員下班後的夜晚。

目擊男子掐第2隻貓的愛媽想起被虐殺的大橘子,難過哭泣。 黎安娜/提供

29日上午,在派出所員警向記者說明已與台北市動保處聯繫,確認的確是要向動保處報案後,記者隨即致電負責該區的動保員,動保員表示一早即接到一般民眾的檢舉,已著手開始處理,記者詢問動保員是否有證人的聯絡方式,動保員表示沒有,最後,兩位證人的聯絡方式甚至是由記者向動保處提供,可見兩單位間的橫向聯繫之不足。

今年7月,立法委員周倪安邀請農委會、勞動部、移民署、警政署與動保團體召開協調會,要求警政署正視動保案件,警政署代表當時表示「已有受理動物相關案件SOP」,但細看相關流程雖然派出所員警須受理報案,但受理階段卻只需「填寫受理各類案件紀錄表」,未直接列明要給民眾報案三聯單。

此外,民眾報刑案警方須開立三聯單的規定,也被派出所人員以動保法為「特別刑法」,不在此規定範圍內作為理由推託;而《警察機關協助處理虐殺動物案件作業程序》雖然規定員警須至現場處理,但這起案件沒有現行犯,若要依照規定走,等於目擊的愛媽需要在當下先把涉案人壓制住再報警,才有可能成案。

為了受理報案一事,大批民眾在羅斯福路派出所等待數小時。  黎安娜/提供

如此繁複的流程,一般民眾要如何理解?警政署官員在7月表示早已有SOP、會加強基層人員的訓練,由此看來也是敷衍了事之詞,因為SOP中依然清楚將員警列為「協助」立場,除了保全現場證據外,其餘的流程都須等待「通知農政單位」後才得以進行。

虐待動物報案流程充滿瑕疵,若農政單位不能像警政單位一樣24小時都有人執勤辦案,拖延26小時才受理報案的情況只會一再發生,建立簡單、清楚的報案流程勢在必行,否則只會一再浪費社會資源,增加官民對立。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