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學生虐殺貓 對比兩案找公道

溫州街親人街貓「大橘子」2015年12月28日慘遭台大僑生陳皓揚虐殺,大橘子受到社區居民與外地民眾喜愛,也承載了不少人對溫州街的共同回憶,但牠對人的信任,卻反而使牠被人無情殺害,令許多民眾大感憤怒,希望能嚴懲兇手。6年前,台大也曾出現虐貓兇手,當時最終判決輕判6個月有期徒刑、且可易科罰金,讓愛護動物人士非常不滿。李念龍和陳皓揚為什麼會對貓下毒手?6年前為何是這樣的判決結果?讓我們對比兩案,希望能替大橘子找回公道!

本文獲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原文無標題)

近日因為台大學生陳皓揚虐殺貓事件,我們的粉專上有不少朋友前來關切指教。相較於六年前的台大學生李念龍虐殺貓事件,我們感覺這次事件關注的人更多,力量也更大了。雖然層出不窮的動物虐待案件令人傷心無奈,但是經此事件看到國內動保意識持續凝聚,也令我們感到安慰。

大橘子案受到大眾關心,兇手陳皓揚也在案發後3天認罪;2016年1月3日,民眾於溫州街舉辦大橘子的追思會。 取自「大橘子離開了溫州街住進我們心裡 12/28/2015」臉書

2008年底,台大懷生社察覺校園內出現一連串虐貓案件,當時歷經了數個月,才查明兇手,以及終於在各方協助施壓下讓刑警受理此案這次的案件進展很快,目前兇手已經認罪而且受害貓遺體已尋獲,也已經有包括議員的各方力量來監督主導事情發展,現在台大懷生社可以著力的地方並不明顯。

我們目前認為最必要的,是向大家分享我們當年協助處理台大生李念龍連續虐貓案的經驗,提出我們認為當年最終還是無法讓犯人坐牢的重要原因,希望可以對此事件有幫助。我們也會設法將此訊息傳達給目前主導事件發展的人士。

李念龍案,一審判定虐殺三隻貓,三案合判一年半有期徒刑,因為刑期一年以上,不得易科罰金。二審改判定其中兩貓證據不足無法定罪,最後判六個月有期徒刑,可易科罰金三十六萬元

2008年底,台大發生一連串虐貓案,歷經數月才抓到兇手李念龍。 取自「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臉書

當年我們一路走過整個法律程序,一審時皆出庭旁聽,二審改判時眾人都非常憤怒。但是後來仔細檢討,我們發現證據不足的判決結果其實並不意外。

那時候被認定證據不足的兩隻貓,一隻名為「國慶」,另一隻貓名為「琥珀」,兩隻貓都傷重垂死被丟棄在台大校園,李念龍都曾透過網路偽裝關心貓的民眾來請求他人救援二貓,二貓的送養人也都有出面指認李念龍將貓領養。

國慶的遺體剛好留在獸醫系的冰櫃中,但是案件開始偵查時已經事隔多月,解剖檢驗不易,而且當年台灣並沒有任何動物法醫。琥珀遺體在偵查開始時則早已經火化。

唯一成案的是「妹妹」,李念龍的前女友出庭指認,親眼見到李將這隻貓殺死除此之外,有一些兩人之前的網路通聯記錄做為佐證。

以上幾乎是上述三案全部的證據,實際上我們認為受害貓可能不下數十隻,有的發現過遺體、有的有人聽過李念龍的宿舍房內傳來貓慘叫、有的是送養人指認貓送出後下落不明,但是都沒有聽到持續偵辦的消息。

其實我們並不確定,若是殺人案件,國慶與琥珀兩案這樣的證據足以成案嗎?我們沒有法律專長,不知道此問題確切答案。然而我們可以想見的是,此事若是殺人案件,蒐證鑑識等資源勢必會更加充足,偵辦會更加積極,成案的可能性也會提高。

畢竟上了法庭,講求的是證據。我們認為,如果動物保護法的刑法部分要能發揮效果,要求蒐證鑑識以及動物法醫的資源到位,應是訴求一大重點。畢竟動物案件非傳統刑案,在人類生命高於動物的普遍價值觀下,定罪難度已經較高,如果證據不足則阻礙更大。

虐貓僑生陳皓揚。 翻攝網路、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

這次台大學生陳皓揚虐殺貓事件,應是近年類似案件中證據最充分的而我們認為目前公部門能分配來動物案件的偵查資源勢必較不足,無論如何,應請求有刑案經驗的律師趁早介入,給予實質上的建議,確保此案能夠順利定罪。另外,未來也可依據此案偵查的模式,提供往後遇到類似案件的團體或個人,讓大家更知道處理的重點。

做為台大的學生社團,我們依然在思考及討論,對於此事我們到底是否有特別有優勢的著力點。

無論如何,台大懷生社存在的原因,就是為了減少動物受害。我們每日不斷奔波的絕育工作,是減少流浪動物的重點工作,減少他們的出現,就能減少受害者。因為其實虐待事件,每日都不斷在台灣各地發生,我們很常遇到受害動物,但是大多數狀況根本不知加害者是誰。所以目前沒有看見我們適當的著力點時,我們還是選擇繼續堅守崗位,做我們一直在做的工作。

李念龍案大事紀: http://goo.gl/vJUrg5
李念龍案詳細事發過程: http://www.lca.org.tw/avot/601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資料照、陳浩揚個人臉書)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