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收容所民營化 行得通嗎?

記者 黃靖雅/報導

2017年正式實施零安樂後,可以預見公立收容所將無可避免發生收容量暴增、收容品質下降的問題,而各縣市收容所早自2015年新版動保法廢除12夜條款後,就無不絞盡腦汁尋求解套方案,其中一項就是把收容所委託民營。但是,現存的民營收容所就沒有幾個是有規模上軌道的不免讓人質疑:公立收容所委託民營行得通嗎?

收容所民營化,你覺得可行嗎?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

尋求民營化最積極的是高雄市動保處,針對建設經費將近1億元的「燕巢動物保護關愛園區」,闢劃出「開放區」規畫委託民間經營,動保處只保留「行政區」自用。

而在「營運管理規劃書」中註明,因為新建的燕巢園區空間比之前擴大一倍,為了不增加營運管理費用,才規畫將部分區塊交給民間經營,此外,也想借助民間力量,來改善外界對公立收容所動物福利不佳的觀感。

規畫由民間經營的開放區,除了執行犬隻的收容、絕育、醫療、訓練和認領養等工作,並要負責動保教育及結合社區資源,而最重要的是接手的民間單位,最終必須自食其力自負盈虧得不到任何官方奧援在這樣的條件下,原訂今年元旦就開始營運的燕巢園區,在找不到可配合的民間單位之下,自然不能如期開園。

高雄市動保處目前負責這個案子的技正夏魁山表示,國外的收容所都是民間營運,收容所民營化是一個趨勢;只是照原本的計畫,承接燕巢收容所的民間單位,完全無法生財來補貼營運收容所的開銷,本有幾個單位接觸過,但最後都因此卻步。他表示,目前仍在研議可行性較高的方案,希望能盡快讓此案上軌道。

收容所有氣味、噪音問題,為不造成鄰里不滿,多設在偏僻之處。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其實公立收容所面臨的困境,除了經費不足、人力不足、管理觀念不符合大眾期待之外,還有設置地點難覓、民眾的動物福祉觀念尚未提升、棄養數量太多、動保法尚未完全落實和動保組織抗議等,這些問題並不會因為民營化,就馬上消失。

這也是不少民間單位對是否接手公立收容所,考慮再三的原因。而大多數民間業者有意願做的是外包管理的模式,也就是附屬於官方架構之下,不需要負擔收容所的整體營運,例如宜蘭收容所就只把餵食和清潔工作委託給民間團體。

那麼,到底有沒有務實可行的「公辦民營」方案呢? 讓公立收容所既能不增加、甚至降低支出,又能獲得經營管理的彈性和效率呢?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說,由地方首長呼籲地方民間企業出資成立「財團法人基金會」,是唯一可行的方案這個財團法人基金會所需資金的49%由官方出資,51%向民間籌募;再由縣市動保主管機關和基金會簽約並授權,讓它代為執行公立動物收容所經營管理業務。至於基金會之董事席次,民間企業推舉的董事,應比主管機關派任的多一席。

黃慶榮表示,在這樣的模式下,不但主管機關可保有一定的決策權,基金會也能擺脫議會的掌控,執行業務時會比較有彈性,經營者具有很大的空間,去改變公立收容所目前的困境。例如,人才聘用不受公務體系的框限,基金會可以網羅更多兼具熱情和能力的人才,最重要的,是還能接受社會捐款,甚至發展相關的營利事業,去弭平現在收容所「預算不足」的問題。

當收容所的收容量飽和時,民眾能不能接受,管理人員為了保持所內犬隻的生存空間而拒收犬隻呢?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蕭士塔/攝

即使能有充足的捐款和工作人員,使所內動物都能受到良好照顧,民營化的公立收容所在所內動物收容量達到飽和時,是否能斷然拒收?能不能向領養人酌收費用以挹注營運成本? 可能都還待收集民意,再做考量。

總之,在國外有諸多實例的公立收容所委託民營,想在台灣落實,恐怕還有一段漫漫長路!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