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街貓TNR 就像學得把妹絕技!

志工記者 瑭芯/報導

圖片授權/ 台中春天動物醫院

「幫街貓TNR是沒賺錢的,平常已經要忙醫院裡的住院動物,和來門診的毛孩兒,做絕育手術其實是很花時間的,包括術前準備工作、術後環境消毒,聽起來就知道不是一門好生意」或許不少人以為動物醫院協助流浪動物做TNR很有利潤,但台中春天動物醫院院長林棠棣如此說明。

愛媽花了一段時間才誘捕到的精明母貓,終於落入林醫師的「魔掌」!而一場鬥智競技也展開了!

既然沒賺頭,那為什麼還要接呢?林棠棣幽默作勢、屈指一算,說:「到今年6月,我就開業17年了。早先就會協助幾位理念相同較能溝通的愛媽幫街貓做TNR;後來有動保協會找上門在聊談中覺得他們的作法有制度,也有完善的網頁介面可以追蹤,所以縱使經費很少,還是被感動,而努力配合。」

林棠棣表示,也因為自己喜歡刺激又有挑戰性的事,而替街貓做TNR正符合這兩個條件,因此本著佛心,無論如何,每天都會開放1-3個手術名額來幫忙愛媽。

彎掉了…彎掉了,阿橘妳要淑女一點!大部分街貓容易緊迫,會又衝又撞,常常連針都弄到彎掉。(咦?這跟記者過去在醫院幫人類幼獸注射肌肉的情況類似…)

在街上混過的流浪動物總是比較精明、有戒心,想幫牠們進行TNR,總得經過一番鬥智;包括街貓是沒辦法乖乖帶出籠來麻醉的,而每一隻流浪動物的反應也不同,唯一共通點就是都很容易緊張,因此,唯有隔著籠子進行麻醉。

「所有送街貓來的籠子都不同,沒有標準規格,更是挑戰自己的隨機應變能力。」林棠棣打趣說到。有的街貓是乖乖牌,能接受挨針,但畢竟是少部分的「異類貓」,大部分的街貓是容易緊迫,會又衝又撞,常常會連針都弄到彎掉。而有些街貓可以打一針就倒,遇到特殊體質的,可能連打好幾支針都才半昏,後續還要清理灑得滿地的飼料。

終於搞定!麻醉成功,1.2.3數完沉沉睡去,進入夢鄉,醒來就有一個嶄新貓生。

幫街貓TNR過程如同學習把妹絕技?「其實就跟把妹一樣,每個妹的個性都不一樣,要先一針在大腿上,確定妹(貓!)沒有想要逃走,才可以把藥推進去。林棠棣不改一貫的林氏幽默語法。所以,如果妹(貓!)反應太大,把針弄彎了,就得另起爐灶,一直換地方戳,直到妹(貓!)習慣了被針「督」了,才可穩穩把針扎進去。

手術檯上這妞非常難抓,精明又戒心重。手術後才發現牠又發情了,若沒結紮,2個月後又有4隻小貓出生。愛媽說終於鬆了一口氣,把附近的貓都結紮了!

即便長期幫街貓TNR是件辛苦又具挑戰性的工作,林棠棣還是能用詼諧的心境去看待,他笑說:如果連貓這麼敏感的動物都能搞定,那把妹就很簡單了。還打包票地宣告:到春天醫院實習幾個月,院長就可以教會你把妹(貓)撲(放)倒在治療台上的技巧,不過這可是獸醫系學生限定喔!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