狹隘絕望豬欄 日本豬痛苦一生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1960年代,美國為了囚禁那些用來繁殖食用豬隻的母豬,開發出一種僅能勉強容納身體大小的金屬圍欄,即所謂的「母豬狹欄」(Gestation Crate)。基於「造成動物極大痛苦」的人道理由,歐盟已於2013年禁用狹欄,瑞典、加拿大和美國有9個州跟進,紐西蘭和澳洲亦決定逐步淘汰;然而,日本卻反其道而行。根據農林水產省的調查,2007年有83%的日本養豬場使用母豬狹欄,2014年更增為88.6%。

狹欄內的母豬別說轉身,甚至無法轉頭,且因側躺時會碰到隔壁母豬,就連想伸直腿睡個好覺都是奢求。 取自動物解放

豬原是好奇心旺盛、活潑、愛乾淨的動物。牠們一天有75%的時間在找食物、挖洞和吃草。豬喜歡四處奔跑,跟同類玩耍。許多研究顯示豬不但聰明、學習能力強,而且使用多達20種叫聲來彼此溝通。如果空間足夠,愛乾淨的牠們會區分睡覺、吃飯和排泄的地方。

可是,採「母豬狹欄」飼育的母豬,完全失去從事上述行為的自由。日本母豬長期承受「囚禁」與「無聊」的虐待,因壓力而出現各種異常行為,諸如:不斷啃咬眼前的欄杆、嘴裡沒有任何東西卻一直蠕動的「假性咀嚼」、不停喝水、像狗兒般出現用後腿坐下的動作等等。

母豬生產時會移至生產區,但同樣是無法自由移動身體的狹欄。正常情況下,仔豬完全離乳需13~17週,但日本幼豬3週大時便被帶離母豬,終生不得相見。 取自江原養豬場

日本每年約屠宰1600萬頭豬,其中幾乎沒有業者採取放牧,近 100%的日本豬終其一生都在狹窄無聊的養豬場度過,尤有甚者,牠們還要承受各種無麻醉下的肢體切除。為了避免牠們因為無聊去啃咬同伴飄來飄去的捲尾巴,約81.5%的日本養豬場會執行斷尾而為了「幼豬會咬傷母豬乳房」或「豬隻會咬傷彼此」這種莫須有的理由,約63.6%的日本養豬場會用鉗子剪斷幼豬的牙齒。相較之下,歐盟既已禁止日常性的拔牙,芬蘭、瑞典和挪威也相繼禁止斷尾。

出生第2天的日本幼豬在無麻醉下斷尾。事實上,已有報告顯示採放牧飼養的豬,就不會出現啃咬同伴尾巴的行為。 翻攝自Days Japan

此外,約95%的日本公豬會在未麻醉的情況下結紮,以防止肉品有腥味。結紮方式是切開陰囊,取出睪丸,然後一鼓作氣拔除。因痛楚而淒厲慘叫的幼豬,可能在術後死於心理創傷或腹膜炎,也可能由於壓力導致發育及免疫力低落瑞士、挪威、瑞典、荷蘭、德國、加拿大等國既已禁止或預定禁止這類無麻醉結紮,歐盟也決定於2018年廢止。

在這種充滿壓力的環境下,日本養豬場為了防止豬隻在出貨前死亡,只得大量使用漂白水和抗生素,不但有損動物健康,亦可能危害人類的飲食安全為了動物,也為了人類自己,日本動物權利中心建議日本消費者選擇採取自然飼育法的肉品,並參與「週一無肉日」(Meat free Monday)等活動,致力減少肉品消費量。

2016年1月,日本動物權利中心拍攝到一隻因脫腸得以離開狹欄,卻也被送往屠宰場的母豬。脫腸乃是狹欄飼養導致的常見疾病。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