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紮貓去 譜出動人故事

記者 黃靖雅/報導

去過澎湖的人也許會發現,澎湖的貓很多,常在房舍前院、後院、街邊成群結隊的出沒。這裡的居民無疑是愛貓的,很多爺爺奶奶一餐不落的餵貓,甚至背得出每一隻貓的「族譜」,但貓口數越來越多後,隱患也漸漸浮現。這時,一個獸醫只領微薄津貼,志工要自付交通費的結紮團隊,來到了澎湖望安。

望安水垵村的島貓們,圖中貓咪都已結紮完成。 取自駐紮任務 TNvR Mission Camp

在望安,島上貓的數量甚至多過於人,已經影響了居民生活品質。當然,這些貓咪也都沒有結紮。當地缺乏獸醫醫療資源,每年繁殖季一過,暴增的一堆幼貓,沒有幾成能熬過冬季強橫的海風。另外,當島上貓口密度越來越高的同時,人口老化程度也在逐年提高,爺爺奶奶們知道,這些貓,他們能照顧一天是一天,太久遠的未來,這些貓會怎麼樣呢?他們只能不去想太多。

狗狗一胎多能生3 ~10幼犬,貓咪多的話也能生5隻以上,隨著浪犬浪貓和居民的衝突日益增多,為了控制流浪動物的數量,近年來,全台愛動物人士無不積極的為流浪動物絕育。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從成立之始,就一直以「絕育」為首要工作目標,他們從2014年開始,號召獸醫師和志工,打算每年夏天都要前進澎湖幫島貓結紮。一年只有一會的絕育團隊和島貓們,卻留下了不少生動的故事。

「駐紮任務」負責人洪聖雯表示,結紮需在天氣變冷前結束,他們在6、7月開始作業,9月10月就必須結束,「絕育要有效率,需要短時間內密集的做」,駐紮團隊2014年待過的望安、2015年主攻的將軍、鳥嶼,絕育率都已有8~9成。

一開始,有些餵貓的居民,看到整群生面孔的年輕人,一來就忙著抓貓,防備心很重,直到確定這些陌生人,是為結紮而抓貓後,才卸下心防。例如,駐紮團隊在將軍時,有位居民在某個夜裡,主動帶來一隻貓,請獸醫師幫牠結紮,這位大哥表示,以前曾協助別人抓貓,事後才知道,對方抓貓咪是為了吃貓,害他傷心了很久。因此他最初只從旁觀察駐紮團隊,在確定他們沒有惡意後,甚至主動伸出援手幫忙志工們抓貓。

島貓們大多非常親人。 取自駐紮任務 TNvR Mission Camp

每隻貓都有屬於牠的小故事,但讓洪聖雯印象最深刻的貓,要屬一隻橘白大公貓「將軍」。將軍是將軍島上最兇悍的貓咪,在三次誘捕過程中,分別撞壞了換籠板、提籃的門和底板,讓駐紮團隊哭笑不得。

但駐紮團隊萬萬沒想到的是,隔年無意間在街頭遇見將軍時,將軍一身汙穢,雙眼緊閉、面向牆坐著一動也不動,完全沒有活力。獸醫師檢查後,發現將軍雙眼不斷有不明分泌物,最嚴重的是下顎靠頸部的傷口中全是膿液,可能因為太痛苦了,將軍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吃喝,身體開始有脫水的跡象。幸好經過一週多的治療,勇猛的牠竟奇蹟似的復原,重返牠的戰場,又成為威風凜凜的貓將軍。

被駐紮團隊遇見時,將軍的狀況已經很糟。 取自駐紮任務 TNvR Mission Camp

「經過這次救治,我們才發現將軍是能屈能伸的戲精」,洪聖雯哭笑不得的說,在病情較危急的第一週,將軍不但對人類的親切毫不反抗,精神稍好後還會撒嬌,沒想到是在誘導大家對牠鬆懈警戒,想找機會落跑,那時牠的傷口明明還需要清創,根本不能「出院」,「害的幾個醫師,繞著活動中心追牠,追得氣喘吁吁」。

駐紮任務的經費全靠募款,一次約要花30~50萬。這包含了醫生、志工們的食宿,為了節省經費,他們連民宿都不敢想,只能在當地短期租房子,也盡量自己煮飯,把全部的經費用來買醫療器材和藥品。

到澎湖時,抬頭看看屋頂吧!說不定也有一群貓正盯著你看呢。 取自駐紮任務 TNvR Mission Camp

洪聖雯表示,因為繁殖季時不會再整晚被貓叫春吵得無法入睡,能明確地感覺到生活品質改善,居民是開心的;而這對人貓間取得良好平衡,當然有幫助,「因此我們會繼續做下去,駐紮團隊今(2016)年7月將再度啟動,前往我們的下一個點---七美」。

贊助「駐紮計畫」:

http://www.tanews.org.tw/info/9672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