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新政府「動物福利」政策的期待

/ 黃慶榮(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

這次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的結果,民進黨已呈全面執政的態勢,不論是總統、立法委員、地方縣市首長,幾乎已由民進黨囊括。

當然,全台灣人民都會關心政局安定、經濟發展、人民安居樂業、…等,期待台灣因為換黨換人做而脫胎換骨。但是,我們更關心的是,新政府組成後,能否更加重視我國的動物福祉政策

我們更關心的是,新政府組成後,能否更加重視我國的動物福祉政策? (左上右下)黃慶榮、(右上)何宜、(左下)江幸芸/攝

在我國,規範動物保育的法律分為《動物保護法》與《野生動物保育法》,且分屬兩個不同主管機關。因為,野生動物保育,是極為複雜且涉及層面相當廣泛的理論與實務環環相扣的工作,難有定論。非一般民眾所能了解。目前僅限於少數野生動物保護團體與專家學者重視。

《動物保護法》規範的物種,雖然包含了國人所豢養的脊椎動物,如:寵物、經濟動物、實驗動物、展演動物。但是,從1998年11月4日頒布實施後,在17年間歷經了9次增修。可是,歷次倡導修法者都是動物保護團體,增修的思維與條文內容來看,可以說僅偏重於寵物,而且呈一面倒的態勢

因為國人尚未能將動物福祉觀念落實於生活中,所以常在台灣各地方發生違反《動物保護法》事件。因而,法律的增修規範也越來越嚴苛。然而,綜觀2015年2月4日頒布實施的增修條文內容看來,整部法律已被修得支離破碎,不僅窒礙難行,甚至發生在同部法律中的不同條文,產生競合現象。

例如在《動物保護法》第5條第二項第1款「飼主對於其管領之動物,應依下列規定辦理:一、提供適當、乾淨且無害之食物及24小時充足、乾淨之飲水。」請問:水產養殖類的脊椎動物在不在《動物保護法》的管轄範圍內?二十四小時充足、乾淨之飲水」條文規範,對於養殖的魚類有何意義?又一般家中飼養的哺乳類動物,若只給予22小時乾淨之飲水,算不算違法?又在同條文第二項第10款:除絕育外,不得對寵物施以非必要或不具醫療目的之手術。和同法第11條第二項:動物之醫療及手術,應基於動物健康或管理上需要,由獸醫師施行。

養殖魚類同樣受動保法保障,但有些條文卻明顯在套用後相當奇怪。 何宜/攝

請教法律專家,這兩條條文有沒有競合之處?如果有某位飼主,為了「管理上需要」,將他的寵物送往動物醫院,請執業獸醫師幫他的寵物施以「不具醫療目的,但卻是管理上需要之手術」。請問,罰還是不罰?因此,筆者在此呼籲新政府在執政後,能進行下列工作:

一、請中央主管機關遴聘法學學者、動物保護實務界人士、產業界人士、各級政府主管機關官員等,重新逐條檢討《動物保護法》條文,以使其前後邏輯思維互通,而且確實能執行,法律是要讓人民易於遵循。目前的《動物保護法》陳義過高卻窒礙難行,畢竟,徒法不足以自行!

二、提高整體推展動物福祉的預算與人力筆者也知道,在多元化的民主社會,政府每個部門都自認為他們所做的事情很重要,需要大筆的政府預算與眾多執行人力。但是,只要仔細檢討整體發給的不當補助金,只要將這些經費轉而移撥至推展動物福祉工作,就已足夠,甚至建議修法將「彩券」的盈餘撥出少許提供推展動物福祉工作

三、制訂政策獎勵民間團體設置動物收容所目前我國民間團體與人士設置的動物收容所,幾乎都是以違章建築方式存在。而咸信在2017年後,公立動物收容所的動物收容量,必將因為追求「零安樂死」目標而爆滿。屆時,除了鼓勵民眾踴躍領養外,就必須拜託民間動物收容所配合收容了。然而,以目前的重重法律限制狀況來看,屆時要出面收拾殘局的,可就是中央與地方政府主管機關了!除非,這些過去經常上街頭抗爭的動物保護組織,因為新政府是「綠色」,而放棄以往的理念,輕輕放過。

四、我國急欲加入各種國際貿易組織,以開拓各種產品的國際市場、減低關稅增加競爭力。其中開放農畜產品進口是銳不可擋之勢。要如何才能降低開放後,對農牧產業的衝擊?唯有生產外國所無法生產的農畜產品,並由政府編列預算,協助牧農廣為行銷,讓國人喜愛採用本國農畜產品。例如:不使用任何化學原料添加劑的飼料飼養;人道友善環境飼養;屠宰後在黃金時間供應市場;從進口農畜產品中抽取某些比率的稅金補貼牧農;輔導各級農畜產品供銷組織,降低中間管銷費用,增加市場競爭力;專案補助有機畜產業生產、行銷等。

實驗動物必須兼顧4R原則,符合人道精神。 李娉婷/攝

五、全力輔導動物生技產業。在眾多產業中,動物生技產業是台灣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之一。但是,發展動物生技產業,會涉及到大量利用實驗動物,要如何抓到其中的平衡點,也就是合乎4R(減量、替代、精緻化、責任)的精神,又能促進動物生技產業的發展,則必須考驗實驗機構與政府主管機關的智慧了。

六、嚴格監督展演動物之使用近年來台灣的休閒旅遊事業蓬勃發展,在許多休閒旅遊地點或休閒農場,紛紛推出提供遊客體驗人與動物互動的項目。可是,有些地點,卻只知道利用動物吸引遊客,以提高門票收入,而忽略這些被利用動物的福祉。因此,我們希望各級政府主管機關能夠嚴格監督這些使用動物做為遊客互動的業者,不僅要重視被使用動物的福祉,同時也期待能在利用與動物互動中,教育民眾了解「尊重生命、愛護動物」的真諦。

七、一個老生常談卻又極為重要的事情----教育。教育是從心、從腦做起的工作,成效很慢,但一旦深植腦後,卻是影響一生的事情動物保護主管機關與團體,從中央到地方,每年都花費不少經費與人力,從事動物福祉的教育宣導工作。然而,卻因為主要的教育系統,並未將動物福祉教育落入課綱中,致使教育部轄下的全國各級學校,僅憑少數教師撥出有限的時間灌輸學生動物福祉教育,且都是片面,當然成效有限。

動物福祉教育是一連串貫通的邏輯思維,必須從小到大有系統的介紹,因而必須將動物福祉教育加入課綱中,放在教科書內,做有系統的灌輸。所以,在此呼籲新政府重視動物福祉教育工作,成立跨部會小組,檢討如何將動物福祉教育落入正規的教育系統中。然而,動物福祉教育不僅是在學校進行,而且要在整個社會推展,否則,所有的學校教育都將被扭曲的社會價值影響,而功虧一簣!

台灣已是一個高度發展的社會,近年來動物福祉議題在我國已成顯學,重視動物福祉是中央或任何一個地方政府執政者無可推卸的責任。我們期待在新政府施政後,能夠一秉在野時代的初衷,把提升動物福祉工作做得比前朝更好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