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動物入刑罰 10年仍無人服刑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台灣社會虐待動物案件層出不窮,每隔幾年就會爆發大事件,儘管有些案件能取得關鍵證據、成功告上法院,但判決結果往往不盡如人意,除了怒罵司法不公外,我們也可以來了解《動物保護法》對於虐待動物致死的刑責,究竟如何開始、如何演變,又能如何精進。

虐待動物案件層出不窮,能進入司法程序的更是少之又少。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台灣自1998年起頒布實施《動物保護法》,但對於虐待動物行為,多是柔性規勸或處以行政罰鍰,直到2007年修法,動保法才加入刑事罰,而起因則是2006年發生的「內湖虐貓事件」:犯案人方尚文以「catkiller」為暱稱,在中國的「貓咪有約論壇」張貼數張虐貓照片,並宣稱自己熟知法律、不會有刑責,後被網友查出嫌犯IP在台灣,事件曝光,由於當時的動保法的確只有行政罰,方尚文僅被處以5萬元罰鍰。

受到這起事件影響,農委會隨即擬定動保法修法草案,並在隔年三讀通過,刑責終於入動保法,但法條中「先行政罰後刑罰」的規範,似乎仍難以嚇阻虐待動物行為──修正過後的第25條、30條皆表示「五年內再違反」相關情事或「情節重大」者,才會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一般案件仍會先處以行政罰鍰。

2006年「內湖虐貓事件」中遭虐殺的小貓僅2個月大。 取自網路

自2007年至再次修法更動刑罰規範的2015年,期間仍發生數起轟動社會的虐待動物案件,如台大博士生李念龍虐貓案、台中操禮平虐狗案,由於取得關鍵證據,兩案皆有進入司法程序,最終李念龍案判刑6個月、操禮平判刑7個月,但皆可易科罰金(操禮平領有輕度身心障礙手冊,考量其智識程度,儘管判刑7個月,仍可易科罰金)

在台灣,依《刑法》第41條規定,若罪行刑期最重為5年以下,而犯案人受到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的判決,大多可以用1000元、2000元或3000元折抵一日刑期,最後李念龍與操禮平兩人都未入監服刑,令許多愛護動物人士忿忿不平。

2013年台中虐狗案被打到後腿骨折的狗兒,經治療後仍終身跛腳。 取自網路

過去動保法「先行政罰後刑罰」的規範不只民眾不滿,不少關心動物保護的法律專家也認為不公允,2015年2月,最新版的動物保護法公布實施,故意虐待動物成重傷、死亡終於成為「完全刑罰」,就算是初犯,同樣要進入司法程序;傷害動物或過失致死則是維持「先行政罰後刑罰」,5年內再犯才有刑責。

儘管如此,兩種行為的刑期結果仍維持在1年以下,沒有提高──就連「毀損器物罪」的刑責,都高於《動物保護法》中虐待動物的刑責,為2年以下,雖然可以增加對犯案人的求刑長度,但毀損罪只保障有主動物,無法適用於無主流浪動物,對有心犯罪者無遏止效果。

流浪動物只受《動物保護法》保護,但動保法中虐待動物的刑責並不高。 示意圖,李娉婷/攝

比較他國虐待動物刑責,日本為2年以下、德國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加拿大虐待動物的刑期甚至可長達5年,而美國各州雖法源依據不同,但近期才有判刑案例的紐約州,最重刑期也有2年以下。

台灣虐待動物致死的刑罰在1年以下,目前看來,若是「證據明確」的受害動物只有一隻,就會如同過去的大多案件一般,要讓犯人入監服刑相當困難──判刑的案例不在少數,但犯人往往會選擇以易科罰金方式來折抵刑期。若要讓虐待動物者接受司法制裁,而不是以罰款了事,除了須憑藉法官對於犯案人行為嚴重程度與悔意的解讀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提高動保法中的刑責範圍。

歷年重大虐待動物事件

註:2012年何文豪案後因無法繳出罰金而入監服刑。

李娉婷/整理製表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