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王子,牠叫做丁丁

/ 劉玉茹
 
想跟大家介紹一隻我中途過的貓,他叫做丁丁。
 
我大學時期參加的社團是大家俗稱的愛狗社,除了照顧校狗之外也有在對校園周邊生活的貓咪做TNVR,和為數不多的夥伴們一起努力,雖然不輕鬆但牠們總會給我們能量,有時候一天最開心的時候就是見到牠們了。偶爾會遇到有人撿到幼貓請我們協助的狀況,但由於社辦空間不大,我們也會看社團的狀況判斷適不適合接手,因為我們相信量力而為比盲目接手對牠們更好,而丁丁就是在社團貓籠空出空間時和我們結下緣分的貓。
 
校花大白
 
那時剛好社團貓咪幾乎都送養出去,暫時也沒接到有貓咪需要緊急救難的通報,所以我們決定在我們有能力的時候,去收容所接一隻貓出來,希望可以幫助牠找到一個永遠的家。收容所裡親人的貓及小貓比較容易送養出去,但我們希望是可以給沒那麼容易送出去(不親人,不是幼貓等)的貓咪機會,當時的丁丁看到人會警戒,會哈氣,卻不會主動攻擊,大家討論了一下,就決定帶他走,希望在我們長時間照顧下,牠可以再次相信人類,可以聽到牠安心的呼嚕聲
 
因為剛從收容所接出來,必須和其他貓咪做隔離,所以丁丁就暫時住在我跟大學室友兩人租的小房間裡,由我們先當中途,先和他建立關係。當時的牠我們猜測大概三四個月大,是男是女都還不知道(收容所說牠很怕人,為了避免刺激牠所以沒有對牠進行檢查),等到跟牠變的親近已經是牠晉升成十個月大小王子的時候了。
 
這時的丁丁已經住一陣子了,但還是很怕人,已經會在人面前吃飯,但有人想靠近還是會生氣
 
不得不說牠其實給我不小的挫折感,也許是因為沒遇過相處兩個月以上還不親人的貓咪,所以就算丁丁有在緩慢進步,從一開始的看到人就生氣,到後來願意吃手上的食物,以及雖然縮成一團但願意給人摸摸,會小小的蹭人手的進步,我們都有看在眼裡,但很怕牠越長越大就要錯過送養的黃金期,內心實在是很為牠著急。後來由於宿舍關係,丁丁住到社團學長家去,這期間有去看牠,牠對我比對學長好讓我既開心牠記得我又擔心牠要重新適應,而這一住就是三四個月,但牠還是不親人只親貓,半夜還會唱歌吵人,直到送牠去結紮前,我還是沒能抱到牠。
 
在醫院突然變得超親人的丁丁
 
沒想到一結紮完,他個性整個大翻轉。或許是在陌生環境醒來的關係,牠變得超親人,出院後我接牠回家繼續中途,牠從一開始的怕怕貓變成了黏人貓,一回家一定要抱抱撒嬌,上廁所洗澡牠一定會在門口等,待太久牠還會一直叫催我趕快出來,無時無刻都要跟著人走,睡覺一定要一起睡,叫牠的名字牠一定會回你,比起吃罐罐他更愛的是我們摸他,從牠的眼睛裡看出的是滿滿的愛意,我都以為我要戀愛了呢。這麼優質的貓咪,雖然過了送養黃金期,但等了一段時間後,也順利找到他的有緣人送養出去了,聽說現在的主人超級疼的。
 
 
分享這段經歷是想說,如果有機會讓其他也在做中途的人看到的話,不論是像我一樣是中途新手,還是做了很久的中途,有可能現在照顧的就是很兇很怕人的貓咪,想跟你們說一聲加油以及辛苦了,或許牠們需要的時間比我們預想的要久很多,但相信總有一天牠們也會像丁丁一樣,願意再次相信人類,願意投向我們這些學不會放棄貓奴的懷抱裡的
 
總得來算,我們花了快六個月丁丁才變得親人,在這180天裡,有被抓有被兇有被抗議過,現在想想也還好大家沒有想過要放棄牠,我們才能看到牠的轉變,也才能明白堅持下來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謝謝你,丁丁,我的小王子,你是我中途路上最難忘的回憶。
 

王者睡姿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