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夜”促成零安樂 Raye很憂心

記者 何宜/報導

「如果你聽到2017年要廢除12夜安樂死而感到很開心,那代表你仍不懂為什麼有安樂死」,電影《十二夜》的導演Raye直白地接著說:「我聽到廢除12夜時反而快昏倒了。」為什麼Raye會這麼說呢?

《十二夜》導演Raye在講座上,分享自己對於流浪動物問題的看法。 何宜/攝

在阿原肥皂舉辦的《第十三日眾生平等》講座上,Raye表示,安樂死之所以存在並不是作為一種目的,而是不得不的手段,因為每年約有10萬隻左右的流浪犬被捕捉,究竟這些狗要何去何從才是大家應該要關心的重點

為什麼台灣的流浪狗問題至今仍那麼嚴重?Raye認為是因為社會上有太多人愛狗了!而流浪狗是因為這些愛狗的人,其中一部分不負責任而造成的。雖然動保法早在1998年就制訂,不過台灣的教育卻一直沒有跟上,而且她也說當初十二夜其實是要拍給愛動物的人看、而不是給不愛動物的人看,因為她希望愛動物的人能更了解生命的重量。

Raye更比喻其實人與流浪狗的處境就好比電影《變形金剛》一樣,只是人類的角色替換成流浪狗,而與人類並肩作戰的博派是喜歡貓狗的人、狂派則是不愛貓狗的人,狂派跟博派的勢力在互相較勁、最後尋求和人類和平共處之道。Raye也說電影的宣傳台詞「他們的戰爭,在我們的地球」就是最好的註解。

Raye觀察到,流浪動物問題其實是因為社會上有太多愛狗的人而產生。 何宜/攝

而Raye也說最害怕聽到有人說自己的夢想就是可以中樂透,然後拿去買一大塊地來養狗,因為拍攝完電影後Raye的志業就是「消滅所有的愛媽」。9年前她因為一位國中同學而開始接觸了收容所,接著也到桃園虎頭山上看過了一些慘不忍睹的私人狗場,更知道有許許多多的愛媽都為了狗而散盡家財、連自己的生活品質也沒有,而那些景象都仍歷歷在目。

對此,Raye鼓勵喜歡動物的民眾可以嘗試做得更多,而不是想把責任都轉移到動保團體、或是愛媽身上,應該要提昇自己的能力、讓自己成為動物保護的一員。而這不代表要去領養犬貓,也可以去收容所當志工、幫家附近的流浪犬貓絕育等等,而最簡單的,就是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從周遭的親朋好友開始改變、灌輸他們正確的飼主觀念及責任。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