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主動的決定

/Veneta

第一次離家超過三個月,第四個月再次回到台灣,一開門小肥仔先是呆了一秒,開始對著我狂吼,吼完轉身上樓對著媽媽吼,雖然當下我覺得這小子竟然不認得我了,事後媽媽為她抱不平,說道,她是太興奮了,急著跑上樓告訴媽媽,說:「姊姊回來了!」

收養小肥仔是完全不在計畫內的一個故事,記得一天下班回家,樓下的鄰居探頭問我:「你想不想養狗?」,半推半就地我就在兩個禮拜後把小肥仔領回家。

就跟人換到新環境因為不適應而產生的一連串反常舉動,隨地大小便、食不下嚥(或直接拒食)、一臉哀怨等,常常惹得下班已經很累的我回家時還得關照這個新來的房客,有時為了收拾她的戰果忙到很晚,怒火中燒,但也反思自己到底哪裡沒有做好,讓她遲遲無法融入新環境。

收養小肥仔時,工作上也發生一些變動,常忙到很晚,小肥仔在我回家後,常常就自己窩在角落,警戒地盯著我看,然後在我不注意的時候,無意識地睡著,一人一狗就在這樣緊繃的氣氛下持續了好幾天。直到有天晚上我開著小燈,窩在地板上的小茶几繼續工作,看到每天被關在家的小肥仔又窩在角落哀傷地睡去,實在覺得就算是人跟小動物,也總不好就這樣一直僵下去,就把有點重的小肥仔抱起來放在腳上,拍拍她的背,抬頭繼續工作,小肥仔就在懷中安靜地睡了

認識我們兩個的人常說,不論是長相還是個性,小肥仔都和我很像,但我常常為著她為什麼不能像其他狗一樣機靈而感到氣餒,其他狗狗很小就知道怎麼自己開紗門,小肥仔已與紗門共處將近三年,至今還不知道其實紗門從下方撥一下就可溜出去,在面對撿樹枝或撿骨頭這類任務時,小肥仔從來沒有成功過,一旦我從小肥仔口中搶走東西(如樹枝或玩具),她是僅僅是一聲也不吭地掛著八字眉,哀怨地看著我。

就像很多出現在生命中的人、事、物一樣,其實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上帝將放進生命的軌跡裡,即使你不停地抗拒,已經安排好的戲碼,一齣也不會少,至今我還是無法完全明白小肥仔的存在,對我來說到底是什麼,或是我到底從和她的互動之中學到什麼,但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我沒有辦法抗拒小肥仔興奮地朝我跑過來的樣子,是那麼全心全意。終於,我慢慢了解,就和人一樣,每隻狗寶寶都有自己的特點,毋須改變,只有改變自己的期待和堅守每一天的責任,才能真正地享受每一個相處的時刻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