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阿貓阿狗人生

/ 陳青雅 (輔仁大學關懷流浪動物志工團隊DoggyClub志工)

小時候的我,其實是個非常怕狗的人,對身邊有流浪狗這件事,唯一的印象只有恐懼。每次出門在外,不管是人家養的狗或者是路邊的流浪狗,只要出現在我眼前,我都避之唯恐不及,並非討厭,而是一股莫名的恐懼。

我與愛犬吉吉

後來,有兩件事情卻改變了我怕狗的想法。記得小時候跟父母出去逛夜市,看到路上有台宣傳車,上面播放著影片,影片不是宣傳哪家店要開張優惠,而是愛心媽媽自掏腰包,播放著流浪貓狗的紀錄片,告訴大家流浪貓狗在外流浪以及被抓到收容所後的處境有多可憐!那時的台灣,網路不發達,也還沒有臉書社群,大家也都不關心動保議題,流浪貓狗的處境比起現在更是悲慘。

我記得宣傳車的影片一直放,卻沒有人在看上面播什麼,年紀還小的我,把影片看完了,深深為那可憐的貓狗感到悲傷,從那時開始,對於路上的流浪狗,雖然我還是害怕,但是卻多了一份憐憫,一直在想我能做什麼幫助牠們,但也僅止於在腦袋想著而已。

另一件影響我的,是我養了8年的愛犬-吉吉。矛盾的是,雖然我怕狗,可是養一隻狗狗一直是我的夢想,每次總是哀求父親讓我養狗,後來父親真的帶了一隻狗回來了,就是吉吉,我看了好高興,可是我摸都不敢摸,記得父親當時說:如果妳連摸都不敢摸,這隻狗狗就不能待在我們家了!好不容易求到的狗狗,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所以當時的我硬著頭皮就這樣給牠摸下去,不摸還好,一摸就上癮,內心直想著,沒想像中那麼恐怖嘛!

一起當志工

這兩件事,開啟了我往後的流浪動物志工之路。

國中高中時,學校都有流浪狗,國中時遇到一隻狗狗叫大黃,大黃很可憐,牠的臉被可惡的人潑硫酸,眼睛都腐蝕了,那時的我不知道如何幫牠,只有每天餵牠吃東西,想帶牠去看醫生,可是根本不知道怎麼做,又擔心醫藥費自己負擔不起。後來幸好學校的善心工友先生還有警衛,幫忙帶大黃看醫生,工友先生後來還收留牠,直到我畢業都還照顧著大黃。

到了高中,學校有有隻母狗生了3隻小狗,我跟我好朋友小山,每天拿東西餵牠們吃,每天下課最期待的就是看到牠們。好景不常,有天同學跟我說,今天學校好像叫捕狗隊來,狗媽媽被抓走了!我們聽了趕緊跑去狗狗躲的地方看,狗媽媽不見了,只剩下小狗了......那時的我們感到非常無助,想救狗媽媽卻又不知道怎麼做,只能繼續照顧小狗,到了畢業,也幸好有好心的警衛認養牠們當看守犬,就這樣高中時代又過去了。

到了大學,我的內心偷偷決定,我不想再管流浪狗的事了,經歷國中高中,總覺得自己能做的都不多,特別是高中狗媽媽被抓走了事情後,讓我更加受挫,私心其實也是想保護自己,不去關心,我的內心就不會受傷,反正我也做不了什麼幫不了什麼。所以即使看到大學裡有走來走去的狗狗,我也忍耐著不去跟牠們互動,以免有了感情又重蹈覆轍。

直到大一下學期的某天,看到學校的公布欄張貼著:「DoggyClub誠徵流浪動物志工,愛狗的人請加入我們團隊吧!」我看了又驚又喜,一直以來關心流浪動物我覺得我是孤獨的,都只能孤軍奮鬥,這張公告讓我覺得非常興奮,居然有一群人也是關心流浪動物的!

與校犬皮皮一起拍婚紗照

回去後我趕緊與團隊的連絡人連絡,原來這個團隊,因為不願意看到學校的這些狗狗被捕狗隊抓走然後結果被安樂死他們認為一定有其他方法是可以代替補捉及安樂死這件事的,所以他們成立了這個團隊,為了管理與照顧學校的狗狗。聽了說明,我立刻回覆我願意加入!

從大一加入DoggyClub至今,這一路上,我學到了許多事情,除了團體的力量,以及許多貓狗的知識外,我還學到了,只要我願意,其實我可以為這些流浪貓狗做得更多!餵食管理、洗澡、衛生管理、急難救助、醫療結紮等安排,不僅幫助流浪動物,也為這些流浪動物與學校師生建立起橋梁,現在大家看到學校的狗,不僅叫得出牠們的名字,大家也不認為牠們是流浪狗,而認同牠們是校狗了!這是讓我們非常振奮的事情!

加入DoggyClub已經十來年,這當中有辛苦,有歡樂,有溫馨,有淚水。幫貓狗找到家的喜悅,還有面對貓狗的生離死別,都讓我們大家成長了許多。這一路上我也交到許多好朋友,認識了許多可愛的貓貓狗狗,即使畢業出社會工作了,我們這群夥伴依然持續回DoggyClub服務,我也在DoggyClub中找到我人生的伴侶,我們都認為這是狗狗們幫我們牽的緣分,DoggyClub對我們而言,已經不是興趣而已,而是一種使命與責任,所以我們會繼續努力下去,直到沒有流浪動物的那天為止!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