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須憐憫 殘病狗教會學童尊重生命

記者 黃靖雅/報導

「我希望讓同學知道,面對殘缺的狗狗,不需要覺得牠們可憐,黑黑有媽媽無微不至的照顧,其實很幸福」,高雄大仁國中動保社的指導老師方卡楽,上週為同學請來了位很特別的助教犬「黑黑」,除了教會他們如何正確地,和患傷、患病、個性較敏感的狗狗相處,也給了這群學童另一個全新的視角,去看待生命的不完美。

黑黑本來並不親人,但當天的表現很不錯。 方卡楽/提供

高雄大仁國中因為有校犬「超仁」、「超妹」入駐,學生們一直非常習於和狗狗相處,其中更有不少特別愛護小動物的孩子,在選填社團時,乾脆加入動保社。為不讓社團的核心價值---「動保」變成空談,社團指導老師方卡楽,每週在社團課時,都會帶著助教犬講解,而上週的助教犬,就是因車禍仍在復健中的「黑黑」。

大仁國中的校犬超仁(左)和超妹(右)。 取自大仁國中校犬專區

一開始,方卡楽用自己的狗狗Color當助教犬,後來助教犬換成個性活潑親人、憨厚討喜的超仁,孩子更進一步後,她才又加進了較不親人的超妹。授課過程中,她一點一滴地告訴同學黑黑的故事,漸漸地,同學對黑黑也有了好奇心。

黑黑車禍後,因為傷勢過重,跑了7~8間獸醫院,醫生都對黑黑的病情並不樂觀,還有醫生直接建議黑黑媽媽幫牠安樂。但黑黑媽媽不肯放棄希望,治療後,她還持續幫黑黑復健,雖然幫黑黑做了輪椅,但其實黑黑的一隻後腳還有一點點知覺,靠著針灸和復健,以後或許有機會能擺脫輪椅,用三隻腳走路。

聽過黑黑的故事後,當天在課堂上,平常好動淘氣的同學都顯得特別小心翼翼,生怕嚇到這位小老師。正式互動前,方卡楽和黑黑媽媽分別介紹了黑黑的個性和習慣,也強調黑黑比較敏感、怕生,由於曾流浪過一段時間,不喜歡人突然把手伸到面前,因此同學和黑黑互動時不能躁進,必須等待黑黑主動靠近。幸好同學都非常有概念,沒有任何一個人嚇到黑黑。

同學們雖對黑黑很好奇,但都乖乖地聽黑黑媽(右)和老師的話,不敢隨便逼近黑黑。 方卡楽/提供

方卡楽表示,「因為黑黑又被撞、車主肇事逃逸,復原過程又相當艱辛」,在黑黑進到教室前,同學一直把牠想得很悲情,直到黑黑媽媽的講解和與黑黑真實互動後,同學們才發現,原來黑黑除了行動不便,跟一般的狗沒什麼不同,有著媽媽的愛護,並不需要特別憐憫,牠需要的只是尊重。

方卡楽和黑黑媽媽都是正向、積極的人,也都認為應該教給孩子們同樣的態度。「如果大人不斷說狗狗多可憐,那同學當然也會這樣覺得」,但她認為不必用悲憫的眼光去看待像黑黑一樣的狗狗,真正的生命教育不外乎如此。

在課堂的最後,每個同學都一一上台,給黑黑祝福,希望牠身體早日康復,這時,同學們眼中對黑黑的憐憫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只剩純粹的友善和親近;而黑黑媽媽原本很擔心牠會因陌生的環境和陌生人而恐懼或排斥,但黑黑在感受到同學的溫柔後,也漸漸冷靜下來,表現得很好。幸好有這群善良的孩子,才讓黑黑有這麼大的進步。

黑黑已經對同學們卸下心防,被這麼多人圍觀也不焦躁。 方卡楽/提供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