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友 :[她]和[牠]的故事

/沽喱 (香港網友)

2015年10月3日(六)

天文台預告下午天氣將變得惡劣,颱風「彩虹」來了,我們原定的毅行者練習又取消了。清早又不想放過短行的機會,便相約了隊友E帶同沽沽走轉短程麥理浩徑。沿途下著毛毛細雨,上山約10分鐘去到戰時壕溝附近一處小凹位,忽然抬頭看到有一隻黑色小BB狗頭突出來,因牠有2道「小虎眉」樣子很可愛,但再看近些⋯⋯噢!太可憐了,牠痩到尾龍骨盤骨粒粒突起,後腳彎彎的尾巴向我們搖呀搖但不讓我們靠近,這骨瘦如柴樣子起碼餓了2-3星期,孤伶伶獨自在這山頭。於是將沽沽的小食三文魚皮放在泥地上,希望我們走後牠會出來吃吧!

個多小時回程走回:咦!三文魚皮真的不見了,再走近去發覺小狗B躲在一泥濘樹下,看到我們又搖尾。我們忍不了心,決定回燒烤場取車到附近超級市場,買了2罐濕狗糧和一袋乾糧,再上山一次,希望狗B在打風前都可吃飽些。牠依然留在那地方,一看見我們的食物像發瘋了,牠有點怕人也戰戰戰兢兢地在我手中狂食,在3呎外牠極速吃了一整罐濕糧和一大兜乾糧。我把沽沽拖在一旁怕嚇走牠,還在防空洞下放了一袋乾狗糧希望牠再餓時也有得醫肚⋯⋯

當晚掛著風,大風大雨,人睡在床上心裡卻竟掂念那小狗B的安危,與友人電聯後決定明天⋯⋯

2015年10月4日(日)打風

下午4點左右,雖然風大雨橫,我、家人L,肥沽和老友E帶了些瘦肉紅蘿白及狗糧,又再重臨舊地,舉傘沿石級上回小狗B的地方;吹了數下口哨也不見蹤影,突然從小級旁小狗B頭又升上來,搖著尾,今次牠給我們近距離接觸了,小小身軀實在瘦得可憐,後腳彎彎的沒力,牠在狂吃我們帶來的糧食之時,E一手捉住牠身體,卻發現背上有2隻如手指甲般大脹卜卜的牛蜱,什麼也顧不了便替牠拔下。還未再檢查清楚小狗B牠又害怕的躲回空洞,我們一看,原來下面巳全被水浸了,泥漿般的泥濘一片!我們三人在想著:絕不能留牠在那兒!怎麼辦?找愛協?找義工?送牠到我們做服務的流浮山狗場???

忽然L説:「有沒有毛巾?」我答:「有!」因和沽沽外出通常我也帶備。他一手便把小狗B用毛巾包著抱起。牠絲毫沒有反抗,動也不動。執拾其他物品我們下山去。 由於巳近旁晚入夜無論如何先把牠帶回家過一晚再說吧!怎料回到家後才是真正「惡夢」開始...

2015年10月4日(晚)

一入屋我們第一時間決定先和牠沖涼因恐怕牠身上有蚤和牛蜱,洗澡過程中巳有十隻八隻牛蜱走出來,弄乾後給牠先在籠裡休息。當我以為暫時可舒口氣之際,發現有一隻隻的牛蜱像暈暈下在地上爬著,細看下還有很多牛蜱BB,OMG! 原來小狗身上有大大小小的牛蜱只是未吸血扁扁的根本摸不到也不能沖一次去掉哂,卻被shampoo的刺激物令它們想離開身體!家中立刻掛起紅色警號,雖然家中狗狗有做足防蜱措施,但處理不當一定後悔莫及。 

差不多兩小時後才停下來,又給了小狗B一些狗糧,我們隨意把一張2尺半尿片放在地上,怎料小狗不用教竟然走上去「痾」了一大灘尿,還未有機會讃牠這麼乖卻巳被眼前景象嚇傻了~~尿是深啡色帶少少血色!心中巳有不安,立即張開小狗的囗,牙肉是灰白無血色,身體很熱應是發燒,很高機會是中了狗殺手牛蜱熱呢!看來明早要帶牠看獸醫了,看牠吃完又趴下的樣子看來牠巳很累了。牠應該是隻很幼小的B女因看到牠的乳齒長出不久還沒換牙,我們有些擔心牠捱不過夜晚也在廳陪著牠,沽沽也似知道小狗B有危險一直伴在籠左右。

2015年10月5日(一)

出奇地排了一次啡尿後,之後數「篤」尿尿也變回正常,見牠早上起來又像精神了些又非常吃得,莫非不是患了牛蜱熱?!我們繼續在牠身上找出吸了血的牛蜱,小狗很容易疲倦,常常趴在地上,唯一安心是牠還很愛吃。

2015年10月6曰(二)

晨早起來開始發現一些半死和巳死的牛蜱在狗籠底裡,我知道那是frontline的效力開始了。不過看到小狗B身體發燒熱到燙手內腿側滾滾熱的,我們帶小狗B看急診,因狗B沒名字姑娘叫牠「唐狗妹妹」;獸醫認真地檢查,初步估計牠應是2個多月,8.3kg;發著高燒40度;立即進行抽血查看貧血情況,十分鐘報告出來(獸醫沉重的眼神令人害怕)她説:「貧血非常嚴重,紅血球指數HCT只有10%,一般動物是捱不過,基本上會隨時死亡!白血球MONO BASO非常高,顯示身體受到嚴重感染⋯還有血小板頗低有流血不止風險。牠緊急需要新鮮的血...」

2015年10月6曰(二)

Dr.嘗試解釋小土狗的情況給我聽:牠嚴重貧血,最急切是需要輸血,獸醫著我急尋合資格的狗狗donor來。另亦可考慮第二方案輸血包,她可先替我聯絡附近寵物醫院有沒有血包,我去買回來再進行輸血。但問題是血包缺少血小板,狗B一樣也有危險性還有排斥風險。

既然小狗B像有頑強的生命力,我作了一個當時連自己也不知錯或對的決定:「醫生,我不想現替牠輸血包,不想牠留在醫院,一般住在醫院的小毛孩意志力也很低。牠還肯吃也肯行在家有我們陪伴,麻煩您urgent替我驗牛蜱熱等所有報告吧!」

醫生也像是明白但提醒我不要給牠任何劇烈走動,一旦見到牠身上或牙肉出現紅點就要立刻抱回來,還先開了些抗生素給狗B。

抗生素確實令狗B舒服了些退了點熱,我惟一可做的便是定時燉些牛肉汁給牠增加製造紅血球功能。2天後星期四早上11點姑娘打電話來:「唐狗妹妹証實三種牛蜱病毒中了2種最強頑的Babesia spp和Babesia gibsoni,尿液含大腸桿菌!唉!其實我們也早有心理準備,只希望可以怎樣醫治牠。

最有效便是十天俗稱黃金水的療程,30支巳早注入針筒的黃金水(8小時一支),一種開水服用的藥再加一種抗生素藥。醫生也說藥力強但副作用會大如痾嘔和虛脫的。匆匆放下工作先去取藥回家路上想著:「雖然在其他人眼中可能只是一條毫不起眼的小生命,但可能這就是緣份吧,希望牠能大步過度才再替牠rehome找戶好人家吧!」

2015年10月9日(五)

不得不佩服黃金水的威力,吃了2次藥到第二朝早上,小狗B像飲左咖啡般精神,在廳彈來彈去(這才是正常BB様子呢!)還有我們發現牠的後腿竟然伸直了,原來牠是長腿少女(大個應是狗狗界陳慧琳)只是之前沒力氣站直。

十天的療程唯有和家人像當值般餵藥,除了藥物令牠有些氣喘和肚痾外,小狗B也漸漸有番活力,稍有精神便咬著沽沽陪玩,還發現牠開始甩牙仔了。醫生也很關心打了電話來問候進展。

2015年10月19日(一)

大清早L和我便帶小狗B到獸醫處覆診去。我替狗B改了一個我一直心儀的名字「渣渣」,負責主診的林醫生很詳細替渣渣檢查和抽血檢驗,似家長般的心情等候報告結果:實在超級令我們雀躍呵:紅血球由10%升到35.5%(雖然還未番回正常水平)而血小板也升回很多很多了!醫生說療程剛結束,不過因藥力還有效暫不適宜再作牛蜱熱測試,要2星期後再來驗才知需要second treatment並替渣渣打預防針。醫生還笑笑問了我:「你們會否養埋佢呢?牠比一般狗BB乖巧得多呵!」我也無奈地說:「這是一件終身大事,待牠康復再想牠的去向吧⋯⋯」

這天我經歷了2件印象深刻的事:不同的獸醫費用原來可以相差那麼大。另一件令人氣憤的事我第一次感到唐狗 (不是名種狗) 在某程度上是受一部份人歧視的:在診所等候期間,有一名六呎高的男性狗主人,他看見肥沽時用手摸著牠的頭説:「呢d狗好乖好馴的!」然後卻指著當時由L抱住的渣渣:「呢d狗我就吾敢點了,會咬人的。」我心一沉:何以見得一隻手抱的狗B會咬人呢!不過我也忍住沒出聲。但無奈地這種受不平等對待的情形往後卻一次又一次遇到!

緣份的到來是令人有點措手不及的,故事發展到呢個階段相信很多朋友都估到粵語殘片的結局如何了:

有人和小土狗日對夜對後產生了感情,牠一天一天地康復強壯起來,一天比一天更嗲人,我、E和L為渣渣找領養家庭也極苦惱,像渣渣般的小唐狗每天也不知有多少隻尋求領養,然而瘦瘦的渣渣卻開始令我們鐘意左佢~

渣渣甚懂規矩,一回來便懂得在尿片大小便,此外牠自入屋後從不亂咬東西,即使換牙期牙痕時牠只會去沽沽的玩具櫃仔找玩具玩及磨牙從没破壞其他地方。(我覺得可能捱過苦的孩子特別懂事和乖巧)最重要的是渣渣竟和港女「肥沽」相處得來,牠不會亂吠(沽最怕)、䕶食等問題,而且牠非常「痴」肥沽,無時無刻都要「唉瞓」在沽大腿。

獸醫對我們說還有大半個月才需打rabies及領狗牌,我清楚知道不能魯莽,這是一個承諾,終身commitment。L對牠一直寵愛有加,有一天他問我:「如果救回來是一隻cream拉布拉多,你會承諾做主人嗎?」我忽然間「叮」了一下:沒錯!雖然渣渣的品種原本並不是我尋找的有緣狗,但牠的善良的個性及脾性難道不是最重要嗎⋯⋯

2015年12月21日

我在獸醫及姑娘的見證下正式成為渣渣主人。牠終於告別做了數月黑市居民身份了!我給牠一個名字及出生日期:Don't 渣(渣渣)2015年7月16日,以後無論順景逆景都甘苦與共,希望長大後可以幫助更多的人更多的狗呢!

2016年1月2曰

我們一羣「巧多士」5人2狗作了一個「渣渣告別流浪犬」儀式:我們帶渣渣重回那流浪的山頭防空洞,牠似記得又不記得尾巴垂下有點怕,但當我在空洞抱住牠的時候,牠緊緊的抓著我,那刻我知道牠巳認定我了。

要融入人類的世界相信渣渣還有很長的學習階段,但我希望藉此小小故事能感染身邊的人多關心弱勢動物社羣,一份領養代表少一個無家的小毛孩!謝謝你們!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