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權的儒學省察─以彼得‧辛格與張載的對話為起點

校院系所: 
南華大學 哲學系碩士班
指導教授: 
陳政揚
出版年份: 
2010年
主題類別: 
摘要: 

 當代環境倫理學的討論中,「動物權」是一個不容忽略的議題;至於「動物權」議題為何是一個值得探究的課題?本文認為,除了因為「動物」也是地球上的一員之外,本文更嘗試從以下兩個問題點切入:(1)吾人是否有權利將「動物」視為一個在存有位階上低於人類的存在者?(2)吾人是否有權利任意地宰制動物?就今日自然世界對人類的反撲而言,吾人似乎已不再能夠理直氣壯地宣稱自己擁有宰制一切的權利了。說明西方在關於這方面的探討中,大多數是將動物視為相對於人類的「客體」而言;反之,本文則嘗試從中國儒學之「民胞物與」思想對「動物權」議題作進一步地反思,即不再只將動物看成是人類可以任意宰制的客體,而是重新思考動物是否具有獨立自存的存在價值,以及人與動物相處的應然方式。     張載「民胞物與」說雖是探討「動物權」議題中常被援引的理論,但目前學界仍未見有以此主題作為專書或學位論文之題目者,實甚可惜。故本文除了扼要整理、歸納並分析當代學者對「民胞物與」說的詮釋與分歧外,更基於前述的分析,進而提出以「民胞物與」說反思彼得‧辛格「動物權」思想的論述要旨。     再者,由於當代「動物權」的討論其大方向仍鎖定在對動物「道德身分」的肯定上,卻未進一步探究在理解動物與人同具「道德身分」後,吾人何以需要自願且甘心地為動物的道德價值而努力。而本文在張載哲學中,發現了一個關鍵的面向,即所謂的「心性」工夫論;藉由「心性」工夫論──「變化氣質」、「大心」及「誠明」──不僅能為吾人提供由內發展到外的動力,並具體化吾人道德實踐的行為。換言之,亦即能為吾人提供一道德實踐的動力。如此一來,西方在肯定了動物的道德身分之後,才能促使吾人接著去探討應如何透過自身做起,進而讓動物能夠獲得更美好的生活。     為達上述所言之研究目的,本文嘗試透過「文獻分析法」與「創造性的詮釋學」二種方法進行論述。而在整體架構的安排上,則從以下五個章節來加以鋪陳、推論之,分別為:第一章緒論、第二章〈彼得‧辛格論動物權〉、第三章〈張載的動物權觀:「民胞物與」〉、第四章〈由「民胞物與」反思彼得‧辛格的動物權思想〉,以及第五章結論。      通過本文的論述後,得出如下結論:因張載哲學中並未特闢篇幅討論「動物權」議題;因此,本文之用意在於將張載「民胞物與」思想與辛格的觀點作一個架接的平台。換言之,若說辛格在「動物權」議題的探究上,是要給予動物一個在道德上的地位,或告知人類應將動物納入吾人道德考慮的對象範圍內。而張載哲學中的「民胞物與」觀即類似於辛格所言;然而,本文之用義並非在於駁斥或否定辛格的論點,只是試圖進一步回答以下的問題:當吾人知道動物亦有其存在的價值,而不應該任意地殘殺他們之後,吾人又該如何才能夠真正做到呢?辛格雖主張應藉由「素食主義」以達到「動物解放」的目的,但如何能讓社會大眾心甘情願地去做,似乎很難透過一個理由的說服就能夠達成;因此,勢必要有一個「真實生命情懷」的呼應才可能達到此一境地。故本文在此給出「心性論」的立場,以銜接當吾人在知道某事是對的之後,該如何從其內在做一個轉化的工夫;即為吾人提供一道德實踐的動力、給予吾人一種讓生活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力量。綜上所述,本文的最大價值即在於對當代「動物權」議題,作一個「實踐上的補充性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