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離寵物形象後的自省

外文標題: 
Introspection—A Departure after Separating from the Pet
校院系所: 
東海大學 美術學系
指導教授: 
倪再沁
出版年份: 
2006年
主題類別: 
摘要: 

  使用毛髮作為創作題材是出自於對毛髮的依戀,毛是一個很細微的模擬對象,是舒服的、能夠安撫我並且反映出生理與心理狀態的,從觀察狗的心理狀態到落筆描繪這種因焦慮而對毛髮產生影響的狀態,進而衍伸成為處理自己焦慮心情的方式,透過微觀對象物來投射自己所擔憂的事情,思索的就變成如何去描述焦慮的感觸,接著如何在畫面中呈現並且放大焦慮的狀態,然後在線條的控制上發掘有關焦慮的情感糾結並且呈現。藉由撫摸、觀察中發現狗會隨著心情而影響毛髮的狀態,從奔馳時候的蓬鬆、飛揚的毛髮或者因分離的焦慮而舔舐造成糾結、濕潤、變色的毛髮,透過整理、撫摸,我得到了跳脫焦慮心情的慰藉與沉靜。   從創作的過程中透過自己探討毛髮與焦慮、焦慮與線條之間的關係,藉著筆墨來呈現心靈的狀態。用一種比喻的方式去捕捉眼前所見的真實,而在這種以創作還原觀察的同時,我也從狗的分離焦慮衍伸到自己,狗跟我的依存關係甚至可以放大到自己對於分離的恐懼與罪惡感。透過對狗精神狀態所反映出的行為觀察,演進到面對自己心靈狀態的沉澱。     對我而言,「作品」已經不是完全是我創作真正的目的,而是一種生命的呈現,經由朦朧記憶中的實際存在,試著用筆墨去淡化自身的情感、強化實體存在的境界。生命的感動是連綿的平淡中散發出的光芒,而非一時的衝動,這番創作真正的目的只是展現觀察生命的「本體」,而非那些經由表達轉化的「作品」。從創作過程中反觀自我,釐清自己創作的方向。養狗,或許是一個找出自己問題並且思索如何解決的媒介,藉由這段時間與阿狗狗的接觸與成長,必然在狗離去之後還是必須面對自己的焦慮,經過創作的筆墨與心靈之間的轉化才能夠正視自己感到恐懼憂慮的問題,在畫面中呈現、釐清並且跳脫焦慮的情感,這階段的作品或許可以說是一段情感的記錄,也是重整自己面對生命無常的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