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

野生台灣獼猴觀光餵食之管理-郭叔叔獼猴生態區與烏山獼猴保護區之比較

近年來野生動物觀光在世界各地越來越受到重視,其中以餵食野生動物為頗受歡迎之觀光模式之一,所謂的觀光餵食是指遊客於旅遊活動中有親身餵食野生動物之體驗,對多數遊客而言,可於旅遊活動中獲得刺激或滿足,部份遊客更因此投入生態保育之行列。然而,國際間已有諸多研究顯示,遊客期望藉由餵食體驗之過程能與野生動物有近距離的互動,甚至是「零距離」接觸,但是在如此的互動過程中,卻也常導致餵食活動的負面衝擊。因此本研究之目的為尋求能有效降低餵食野生動物衝擊之操作程序,目標物種則以台灣特有種-台灣獼猴為個案之探討對象。

野生動物觀光效益評估-以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為例

 本研究從野生動物觀光效益的角度,使用選擇實驗法探討遊客對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之觀光資源偏好,包括黑面琵鷺數量與生態豐富程度與遊客願付價值之關聯和其他經營管理措施對遊客旅遊意願之影響。藉由門票與其他項目的抵換關係(trade off)可推估遊客對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各項旅遊資源之邊際願付價值,並互相比較,了解遊客對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經營管理之偏好及願付價值的變動程度。研究結果可協助保護區之管理單位妥適分配經營管理之資源,兼顧保育成效與和遊憩品質。
  模型結果證實,遊客平均願付價格為52.4元。除了觀賞黑面琵鷺之外,遊客也希望造訪的同時,能夠看見更多元的鳥類或其他物種,是提升保護區價值的重要因素。對必要與非必要硬體設施的看法方面,遊客對黑面琵鷺保護區之軟硬體設備的需求皆為品質中等即可,無需華麗,卻要滿足遊客的基本遊憩需求。在非必要硬體設施的部分,則是建議管理單位可增設飲水機及多媒體動畫解說設施,以補足賞鳥亭不足、卻是遊客認為需要的設施。
  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的設施和生物多樣性若能透過改善經營管理來提升品質,遊客可獲得更多的滿足感和鳥類相關知識,不僅保護區的價值上升,遊客和野生動物的福利也隨之增加,進而達成以發展野生動物觀光來支持保育的目標。

臺南市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經營管理效能評估歷程與治理思維之個案研究

本研究旨在研究參與農委會計畫「保護區經營管理效能評估-南區」,以台南市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以下簡稱四草保護區)作為研究個案,初步探討四草保護區經營管理效能評估歷程。
研究對象為四草保護區的主管機關以及其相關權益關係人,利用文獻蒐集、訪談、參與式工作坊、會議紀錄、保護區經營管理效能評估結果,分析探討經營團隊在四草保護區的合作關係與歷程
藉由訪談及參與式工作坊,研擬出四草保護區所面臨之壓力與威脅,並列出四草保護區的重要工作項目。由重要工作項目以及壓力威脅的細項分析四草保護區經營管理上所面臨的難度與挑戰。
從研究中發現四草保護區主管機關及權益關係人所關注的壓力與威脅議題不盡相同,但大部分仍著重在棲地營造、保育目標、經營管理策略以及研究調查這四個面向。值得一提的是在人力與經費不足的部分,都對即將成立的台江國家公園寄予厚望。
因此本研究建議未來經營團隊應:1. 保育目標的再確立,2. 取得適應性經營管理的共識,3. 棲地營造的共識,4. 加強巡護管理,5. 加強在地社群的參與,以及6.對保護區進行持續性的研究調查。

福山試驗林麝香貓 (Viverricula indica) 之腸道寄生蟲

本研究自2006年8月至2007年10月,於福山試驗林中,每個月三天,進行當日新鮮麝香貓排遺收集,以進行野外麝香貓排遺的腸道寄生蟲分析。本研究目的在於(1)了解台灣野生麝香貓腸道寄生蟲相,以提供日後野生動物寄生蟲調查的方法及基本資料,(2)探討麝香貓寄生蟲感染狀況在研究期間的變化,以及在不同程度的人為活動干擾區域之差異,與(3)比較在麝香貓排遺中摺疊葉片出現情形與寄生蟲卵排出量的相關性,藉此討論麝香貓吞食摺疊葉片行為是否有自我醫療作用的可能。收集個別排遺時,觀察並記錄肉眼可辨識之內容物、採集地點狀況與GPS定位,並以SAF浸泡保存新鮮排遺以固定、保存排遺中的寄生蟲卵。研究期間共收集了444個麝香貓排遺樣本,共計發現了16種腸道寄生蟲,在線蟲門有八種蟲卵、一種幼蟲以及一種蟲體,包括毛細線蟲(Capillaria sp.)卵、蛔蟲(Toxocara paradoxura)卵與蟲體、鉤蟲(Ancylostoma sp.)卵、食道蟲( Siprocerca sp.)卵、胃蟲( Tetrameres sp.)卵、鞭蟲(Trichuris sp.)卵、蟯蟲1(Enterobius sp.)卵、蟯蟲2(Passalurus sp.)蟲卵以及糞桿線蟲(Strongyloides sp.)卵與仔蟲,扁型動物門有兩種蟲卵包括肺吸蟲( Paragonimus sp.

動物園貓科動物慢性腎炎之微生物性病因探討

於歷年執行動物園野生動物疾病監控調查研究計畫中,針對死亡動物進行病理學檢查,發現貓科動物多具有慢性腎炎(Chronic nephritis)之病理變化。慢性腎炎為一常見形態學診斷,肇因於絲球體腎炎(Glomerulonephritis)、間質性腎炎(Interstitial nephritis)及腎盂腎炎(Pyelonephritis)等各種不同腎臟疾病之末期病變。可導致貓腎臟病變之非感染性因子包括先天缺陷、腎動脈血液供應不良、腎毒性化學物質、重金屬、高血壓及食因性因子等。感染性因子則包括貓傳染性腹膜炎病毒(Feline infectious peritonitis virus, FIPV)、貓白血病病毒(Feline leukemia virus, FeLV)、貓免疫缺陷病毒(Feline immunodeficiency virus, FIV)、鉤端螺旋體(Leptospira spp.)、大腸桿菌(Escherichia coli)、Proteus spp.、Pseudomonas spp.、Klebsiella spp.、鏈球菌(Streptococcus spp.)、Bartonella spp.、弓蟲(Toxoplasma gondii)、犬新胞蟲(Neospora caninum)、心絲蟲(Dirofilaria immitis)等。

海豚群與非海豚群選擇上的兩難-以東太平洋熱帶區圍網漁業為例

東太平洋熱帶區(ETP)圍網漁業作業方式可分為海豚群與非海豚群。海豚群捕到的黃鰭鮪較多,但有海豚混獲的問題;反之,非海豚群捕到的鰹鮪較多,但卻有鮪魚丟棄的問題。因此,漁民作業方式的選擇對ETP圍網漁業有很大影響性。若漁民多採用海豚群,則能捕抓到較多且較具經濟價值的黃鰭鮪,但卻會造成大量海豚死亡。反之,若漁民多採用非海豚群,雖不會傷害到海豚,但該作業方式捕到的鮪魚體型小,丟棄率相當高,這會影響到漁民整體的利潤。本研究想探討在同時面對海豚群會有海豚混獲與非海豚群會有鮪魚丟棄的兩難下,漁民該如何選擇作業方式。此外,管理者是否可以透過禁止海豚群或者禁止非海豚群,使漁民利潤極大,且又能維持鮪魚與海豚的生態平衡。

在台灣劃設中華白海豚海洋保護區的爭議:利益關係人之觀感分析探討

東台灣海峽種群的中華白海豚為台灣西部沿岸地區經常出沒的海洋哺乳類,在 2007 年之數量僅剩下 99 隻,目前已被世界自然保育組織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所編列的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分類為瀕臨絕種物種,因此在台灣有需要對其進行立即地保育措施以避免台灣地區的中華白海豚絕種。近年來環境保育政策由目標物種的保育,逐漸發展為棲地保育的觀念,但中華白海豚於台灣西部地區主要活動範圍跨越六縣市之海域,當中又與工業開發工程及漁業作業區域有大量重疊,且中華白海豚喜好活動於近岸海域中,因此若使用棲地保育的概念劃設海洋保護區,將影響到當地利益關係人對於原有資源使用的方式,產生許多利益衝突的爭議。 本研究主要使用質性研究的方法,採用半結構式深入訪談之模式,將軸心問題標準化後作為訪談過程中的大綱,並循此架構在訪談中以劃設中華白海豚海洋保護區為主要焦點,引導受訪之利益關係人能夠暢談對於此議題之觀點看法與感受。研究所選擇的訪談對象依照利益關係人之屬性分類,包含有當地的漁業產業、工業產業、政府部門、學術單位、以及環境保護團體。藉由探討不同層面的利益關係人對於劃設中華白海豚海洋保護區之觀點與感受,以釐清利益關係人之間可能產生衝突的原因。

中華白海豚之保育策略

臺灣的中華白海豚族群已經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列為極危族群。目前已有記錄顯示,其出沒地點與臺灣西部沿岸許多經濟,工業之重點發展區域重疊,且將來陸續還有許多重大開發計畫,在急切需要保育中華白海豚的情況之下,如何進行海岸開發並維護生態的平衡,為當前所需面對的問題。近年來國際上許多保育生物維護與資源保育的新做法,值得我們在規劃及設計時參考。雖然國外已經有經驗的累積,可供學習與借鏡,但是由於文化及社會、經濟背景的不同,在取用上更應該因地制宜,以求得適合本國的方式與方法。本研究利用文獻研究中華白海豚之相關背景資料,參考中國大陸與紐西蘭等國在生態保育上的做法,來探討分析我國在中華白海豚保育不足之處,並針對我國目前在生態保育之相關法規現況進行分析,提出對於中華白海豚之保育建議與研究展望,以期能兼顧海岸開發與生態保育,達到保育與維護生物多樣性之目標。

遠洋鮪延繩釣漁業以音波器減少海豚危害之研究

近年來海洋哺乳類之保育問題受到國際上各國及保育組織之關注,臺灣也自1990年嚴格實施鯨豚保育政策。由於海豚和鮪魚會聚集在一起洄游,故漁民常以海豚做為尋找鮪魚的指標,也因為如此,在捕撈鮪魚時常會連同海豚一起捕獲,間接造成海豚的傷亡。而且延繩釣漁業亦常因鯨豚之咬食,而對漁獲造成損失,如掠食漁獲、驚嚇魚群、毀損漁具、干擾漁撈作業等。為減少臺灣遠洋鮪延繩釣漁業混獲鯨豚以及減少鯨豚危害該漁業乃進行本研究。本研究使用生物音響學之方法,利用類似虎鯨部分音頻之小型音波器(定頻式音頻10kHz及亂頻式音頻5kHz~160kHz),進行驅離海豚使其離開漁具作業範圍之實驗。主要於太平洋及印度洋之鮪延繩釣漁船進行實驗,實驗結果顯示,10kHz定頻式音頻之小型音波器及5kHz~160kHz亂頻式音頻之小型音波器具有提升鮪延繩釣漁業之釣獲率(如:大目鮪、黃鰭鮪、長鰭鮪、劍旗魚等),及降低咬食率,以及降低魚餌空鉤率之效果。

台灣海域瓶鼻海豚頭骨之性別二形性研究

性別二形性可能是性擇的結果,而研究性別二形性是探討種內變異的重要方法。雖然瓶鼻海豚是最常被研究的海豚,但針對台灣海域的瓶鼻海豚,其性別二形性卻尚未有完整的研究。本研究測量來自台灣海域的38個真瓶鼻海豚,以及12個印太洋瓶鼻海豚頭骨,並計算牙齒數量,以無母數分析結果發現,台灣海域的真瓶鼻海豚在頭骨形質比例中,有兩個形質表現出顯著的性別差異,吻端至內鼻孔的長度(DRI,雌性為69.00 ± 1.10,雄性為67.86 ± 0.83,P=0.009)以及吻端至外鼻孔的長度(DRE,雌性為66.95 ± 0.68,雄性為66.19 ± 0.83,P=0.005),雌性真瓶鼻海豚在這兩個形質的比例上較雄性真瓶鼻海豚長,但是頭骨形質數值上及牙齒數量上,經過無母數分析及主成份分析,所有頭部形質及牙齒數量皆無顯著差異。台灣海域的印太洋瓶鼻海豚,在頭骨型形態數值及比例上,並沒有形質表現出性別二型性,在牙齒數量上,亦沒有發現雌雄差異。推測雌雄真瓶鼻海豚可能由於食性不同,或雌雄喜好利用不同的棲地,導致雌雄海豚在攝食部位演化出不同形態,也可能是雌性真瓶鼻海豚需要捕捉較多獵物,故演化出較有利於獵食的攝食部位。印太洋瓶鼻海豚可能由於棲地狹窄,故在雌雄之間,生活型態並無太大差異或區隔,導致在頭骨形態上,沒有演化出性別二形性。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野生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