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

西太平洋與東熱帶太平洋海域泛熱帶點斑原海豚族群變異與地理親緣關係

在本研究中,由粒線體DNA的控制區序列片段與頭骨型態兩種特徵,探討西太平洋與東熱太平洋的五個海域中,泛熱帶點斑原海豚的地理變異、族群遺傳多樣性、族群分化與地理親緣關係;並推估其生態與族群分化的可能機制。經試驗與分析後,得到結果如下:由 447個鹼基之粒線體DNA控制區序列,探討台灣海域之泛熱帶點斑原海豚的族群遺傳結構與多樣性發現,位於亞洲大陸棚的台灣海峽淺水域與大陸斜坡陡降的台灣東部深水域的泛熱帶斑海豚族群,彼此之間並無顯著分化,可視為單一的保育經營單位。東、西太平洋海域間之泛熱帶點斑原海豚頭骨型態,在性別與地理變異都有顯著的不同。西太平洋區的日本與台灣海域的海豚頭骨具顯著的兩性雙型,與前人在東熱帶太平洋海域所研究的結果相似。整體而言,雄性海豚擁有較大而粗壯的嘴喙、腦室與鼻腔通道;兩性頭骨的差異反應雌、雄海豚不同的成長、生殖策略、與相異社會行為模式。台灣、日本與東熱帶太平洋三個海域的泛熱帶點斑原海豚具有顯著的地理變異,而其地理變異可能受海洋環境因子更勝於地理距離的影響。利用粒線體DNA控制區序列資料,估算東、西太平洋區的五個海域之泛熱帶點斑原海豚族群的分化與地理變異,並推測族群變動史。由AMOVA 分析顯示東西太平洋區的五個族群有顯著的地理分化。

由微衛星標誌顯示新鼠海豚屬三亞種間無近期基因交流

雖然目前一般認為新鼠海豚屬(Neophocaena)為一包含三個亞種的單種屬,但新鼠海豚屬內的分類仍存在一些爭議。江豚(“Neophocaena phocaenoides”)是嚴重遭受人類活動干擾的小型鯨類,目前被列入華盛頓公約的「附錄一」中。談到保育,最首要的是要有明確的「保育單元 (units)」。存在東海南端(包括台灣海峽)的江豚,其分類地位在過去型態研究上呈現爭議的現象。本研究,根據4個微衛星體的分析,認為此地區的江豚應屬於”北方亞種”。本研究比較了夏等人的研究中關於”長江亞種”的基因型(genotype)數據,有三群非常相異的基因群存在新鼠海豚屬,此三群分別是:(1)存在南中國海及台灣海峽的W-type群,依據背脊型態特徵被認為是”指名亞種(N. p. phocaenoides)”;(2)存在長江中下游的VN-type群,認為是”長江亞種(N. p. asiaeorientalis)”;(3)存在黃海、東海、台灣海峽及南中國海北端的IN-type + UN-type 群,認為是”北方亞種(N. p. sunameri)”。根據11個微衛星體的分析, IN-type + UN-type 群和W-type群皆無群內分化的現象。W-type 群和 IN-type + UN-type 群在馬祖地區有部分共域的現象,這是一個研究其分類地位的機會。

瓶鼻海豚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DQB與DRB基因變異與演化

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MHC)對於一個動物族群的演化與環境適應十分重要 ,因此適合作為研究演化生態學與保育學上的議題。本研究首先針對兩種來自西太 平洋的瓶鼻海豚之DQB與DRB基因之全長序列與其表現之胺基酸進行分析。這是鯨 類的第一個MHC全長序列研究。此外,這兩種瓶鼻海豚可能是一個可用來研究不同 棲息環境下哺乳動物MHC如何受到影響的動物模式。來自台灣與日本的兩頭Tursiops truncatus 與來自台灣與印尼的 兩頭T. aduncus 之血液分別被用於RACEPCR。 以結 果推測此屬動物應有一個DQB基因座 與兩個DRB基因座。Tutr-DQB、Tuad-DRB、 與Tutr-DRB在免疫功能上應有功能性存在。 但Tuad-DQB分子因不符合典型的胺基酸 結合角色所以還需更多樣本的進一步研究。譜系樹分析結果推測此兩種海豚因分別 棲息於不同環境(T. truncatus 遠洋;T. aduncus 沿岸) 因此序列會分成兩群。 此部 份的結果提供了研究瓶鼻海豚MHC基因多樣性與疾病生 態學的基礎資料。 為了進一步的了解瓶鼻海豚的免疫多樣性,自台灣海域擱淺或誤捕收集之62隻 瓶鼻海豚樣本 (T. truncatus 42隻 T. aduncus 20隻) 被用作研究DQB基因座第二外顯子 之多樣性。其增幅產物為172bp。每隻動物得到的等位基因數目不超過兩個。

高速海豚之推進策略分析

學界對海豚的推進策略至今仍未能掌握其精髓。而鯨豚類經過了6千5百萬年演化出高展弦比,輕、薄、窄、高的尾鰭,將大量的水以較小的速度後推,並配合流線形身體曲線,和一身的肌肉作為動力來源,以獲得優異的推進效率,而速度約可達的最高50 公里/小時的驚人速度。本文以創新的「綁架機翼」與「循環馬力」概念,來說明高速海豚如何在韻律式非穏態過程上下搖擺身尾前進時,身體與前肢演化成的偏前胸鰭與尾鰭就如同兩個靈活的可變形機翼,環環相扣以獲得並巧妙地互相利用升力,形成「綁架機翼」現象。進而靈敏地偵測出每段身體的最佳攻角,利用綁架機翼的概念與回歸大海之後約五百萬年演化出的「循環馬力」特殊技巧,擷取升力在升力方向之旋轉功率,以補償大部分抵抗前進阻力的功率,因而大幅提升其推進效率,並輕易地達到驚人的400% 以上,同時也解開了極度困擾學界70多年之Gray悖論的迷惑。

海豚及鯊魚咬食對南方澳延繩釣漁業影響之研究:漁獲及經濟損失之估計

本研究於2007年2月起至2008年4月止,針對宜蘭縣延繩釣漁民發放漁撈日誌,共計回收9艘樣本船,總計投繩352次。根據漁撈日誌分析結果顯示,海豚和大型鮫類破壞率(Damage rate)分別為33.24%和22.44%,尾數咬食率(Predation rate in number)分別為10.20%與2.10%,重量咬食率(Predation rate in weight)為9.52%和2.22%,咬食指標(Depredation index)則分別為4.62及0.88。海豚咬食的漁獲主要以鬼頭刀、黃鰭鮪及黑鮪,主要損失為黑鮪、鬼頭刀、黃鰭鮪;而大型鮫類主要咬食魚種則為鬼頭刀、油魚和旗魚,主要損失為鬼頭刀和油魚。而本研究依漁獲量推估南方澳延繩釣漁業漁獲被海豚及大型鮫類咬食總損失分別為台幣86,726,089元和 17,100,649元,各佔南方澳延繩釣漁業收益之9.08%和1.79%。而以作業漁船努力量推估南方澳延繩釣漁業被海豚咬食損失為 89,713,628,95%之信賴區間為64,740,458~114,686,798元。此金額佔2007年度南方澳地區延繩釣漁船總收益的 7.29%~12.92%,平均為10.10%。

保育鯨魚與捕鯨之經濟價值比較

國際捕鯨委員會於西元1986年實行商業捕鯨禁令,禁止任何以商業目的捕捉販售鯨魚的行為,但有許多贊成開放捕鯨的國家認為鯨魚數量過多已威脅到當地的漁業或者認為捕鯨為其國家文化的一部份而提倡廢除商業捕鯨禁令。2006年國際捕鯨委員會第58屆例行性會議中,贊成重新開放捕鯨的國家以一票之差的優勢要求國際捕鯨委員會廢除1986年實施至今的商業捕鯨禁令。因此本文之研究目的為探討重新開放捕鯨是否有其必要性,亦即去比較未來開放捕鯨後,捕鯨所增加之經濟市場價值與保育鯨魚所減少之非市場價值以作為是否開放捕鯨之參考依據。 捕鯨的市場價值估計是先透過建立鯨魚生物成長模型後去模擬未來鯨魚母體數及捕捉數去得知鯨魚肉及油的供給函數,之後再建立鯨魚肉及油之需求函數,將兩者結合後,去計算出未來若開放捕鯨後,鯨魚肉及油的經濟市場價值。保育鯨魚的非市場價值估計是透過Meta-analysis所建立之計量迴歸模型,若未來開放捕鯨,則其所造成的鯨魚數量減少會使得其在生態及賞鯨等價值的減少,因此可藉由此迴歸模型,去計算每年因開放捕鯨所造成之賞鯨減少價值。 研究結果顯示,以經濟面來看,若未來決議開放捕鯨,其開放比例應維持在一小額開放比例下,如0.05%下,賞鯨所減少之非市場價值才不會低於捕鯨所增加之經濟價值,亦即有正效果產生。

貓嶼地區海鳥之生物學研究

貓嶼位於澎湖群島西南方,地勢險惡,不易攀登。其附近海域漁業資源豐富,為台灣 僅存典型的燕歐繁殖地之一。近年來該海鳥族群受外在因素的干擾,而有減少的趨勢 。故本研究乃以兩年的時間,對該島之鳥相及燕鷗對當地資源的利用情形做一初步的 調查,以為日後經營管理的參考。 由初步調查所得,島上出現的種類有22科43種,其間在島上繁殖的鳥類有7種, 包括岩鷺、小雲雀、和玄、白眉、紅蒼、及鳳頭等5種燕鷗。其中除魚狗、小雲雀及 及岩鷺為留鳥,餘多為過境之候鳥,其中包括稀有的大水薙鳥、軍籃鳥、及白腹鰹鳥 等。全島以玄及白眉燕鷗為主,佔所見鳥總數的90%以上,二者的繁殖季在3-9 月間,前者體重(189.4±10.8克,a=13)較後者(124.4±7. 9克,n=29)重,被捕上標的二種鳥中,有一半以上具有孵卵斑。據目前初步估 計,在繁殖高峰期貓嶼燕鷗的數量約在七千到兩萬隻間。附近島嶼雖亦有少數之燕鷗 ,然其數量卻不及本島的十分之一。兩種燕鷗對棲地的利用不同,玄燕鷗以岩堆為主 (62.0-91.8%);白眉燕鷗則以草地為主(52.2-84.2%)。二 者在島上的分布亦受棲地的坡度變化而有相當的差異,在陡峭的山壁,燕鷗巢在繁殖 高峰曾有每公頃260個的記錄,而在平緩的坡地,同時期每公頃亦有不超過15個 者。島上未見其牠天敵,曾見到老鼠活動,而鼠類對燕鷗族群之影響如何,有待進一 步的研究。

臺灣近海鯨類之內寄生蟲相與生態關係之研究

臺灣鯨類動物的內寄生蟲研究一向闕如,本研究的目的在於對活動於動於 臺灣近海水域內之鯨類動物,進行內寄生蟲相之鑑定分類與調查,同時亦 探討其寄生蟲相與諸多生態因子間之關係。本實驗就臺灣大學動物學系周 蓮香研究室於1994年一月~1996年四月間於臺灣地區所蒐集死亡394頭鯨類 樣本(至少16種)進行寄生蟲調查。其中有進行剖檢或臟器收集之樣本數 共130頭,發現有50個樣本(分屬5科12屬)檢測有蟲,總感染率為38.46%。 寄生的部位主要在胃、腸、胰、頭竇、肌肉組織及鯨油等。經鑑定後計有 四大類內寄生蟲:線蟲(感染率32.31%),鉤頭蟲(感染率3.85%)、吸蟲 (感染率6.92%)及絛蟲(感染率3.08%)。線蟲分別有:Ascaroidea, Anisa- kis simplex,A.

正加強訓練在圈養靈長類行為管理之應用

正加強訓練(Positive Reinforcement Training / Technology, PRT)利用操作制約的學習原理,用獎勵的方式來增加要求行為的發生率,是訓練動物、塑造動物行為的一種方法。透過訓練可減少動物的緊迫反應與異常行為的發生,所以在圈養下進行正加強訓練,也可達到行為豐富化,對圈養動物做有效的行為管理,在國外已被動物圈養機構廣泛地使用,但在臺灣卻非常少見。本研究藉由訓練臺灣獼猴與紅毛猩猩 接受生理食鹽水注射的過程,探討PRT應用於此二種非人靈長類動物的訓練流程與訓練成效。全部接受訓練的個體皆達成接受生理食鹽水注射的行為訓練目標,且訓練二種動物需要的總時間相當。此結果顯示台灣獼猴與紅毛猩猩皆能接受PRT的訓練,也確定了本研究中所使用的訓練方法與行為塑型步驟之可行性。而臺灣獼猴與紅毛猩猩的學習速度相當,也說明了臺灣獼猴的認知學習能力並不比紅毛猩猩遜色。以正加強訓練塑造台灣獼猴與紅毛猩猩接受生理食鹽水注射之行為所需的總訓練時間約450分鐘,由此可知,只要使用正確的訓練技巧,對圈養的動物進行行為管理,以提升其動物福祉是可行的,值得在全國各動物圈養機構廣泛推廣。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野生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