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

台灣櫻花鉤吻鮭胃內含物組成與食餌特性

本研究是利用催吐法(stomach pump)在不影響鮭魚存活的前提下,調查台灣櫻花鉤吻鮭(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實際利用食餌的情形,主要利用分析胃內含物昆蟲碎片比較各目昆蟲之碎片數量、重量組成,探討鮭魚食性之偏好;另外從消化狀態及食餌能量變化發展出可評估之指標值,以便客觀評估分析台灣櫻花鉤吻鮭取食後生理過程來推估其適應性取食行為。將本研究以2006年胃內含物組成之分析結果分成三個部分:胃內含物組成分析、胃內含物消化指標試驗及食餌昆蟲之營養組成分析。胃內含物調查兩年(2006年& 2007年),其中2006年水生與陸生昆蟲所佔數量比例是7:3;2007年則是3:7,推估此差異與颱風干擾相關,因此在颱風之後水生昆蟲被沖走數量不足時,台灣櫻花?吻鮭會以陸生昆蟲作為替代食餌;以2006年結果與1937年上野之結果(6:4)相比,可確定鮭魚仍是以水生昆蟲為主要食餌。食餌昆蟲各目之中,水生昆蟲以蜉蝣目的數量最多,毛翅目次之;陸生昆蟲則是雙翅目居多。在消化所需的時間,以毛翅目最長;?翅目次之,約為16小時;蜉蝣目最少,約為14小時。水生昆蟲蜉蝣目、?翅目及毛翅目中,單隻蟲體所能提供的能量以毛翅目最多,與野外的調查配合,發現毛翅目會是主要提供能量的食餌。

壩體改善對台灣櫻花鉤吻鮭族群動態的影響

台灣櫻花鉤吻鮭在日據時代就被列為天然紀念物,是台灣法定的保育物種,也被世界保育聯盟列為保育紅皮書中嚴重瀕危物種,更是眾所周知的國寶魚,1993年雪霸國家公園成立後,這瀕危鮭魚的保育計畫更是它主要的工作項目之ㄧ,1994起至今每年都有相關的監測、調查和研究計畫,最特別的莫過於在 1999-2001年間,為了保護和復育台灣櫻花鉤吻鮭,陸續拆除高山溪四座攔砂壩,是台灣保育史上重要的創舉和里程碑,由於早期的調查大多偏向獨立的研究,雖然涵蓋範圍很廣,但常缺乏有系統的整合和生態理論基礎的分析,所以成效有限,然而過去的努力卻也留下許多相關寶貴的經驗和資料。本研究主要目的是以科學的數據和量化的生態理論基礎探討壩體改善對台灣櫻花鉤吻鮭的保育是否有實質的助益。透過多變量分析的技術,分析並探討高山溪四座攔砂壩拆除後物理棲地:河寬、流速、水深和底質的改變,發現底質顆粒的大小對鮭魚族群有顯著的影響,量化說明壩體拆除不僅可以改善族群阻隔的問題,降低基因同質化的風險,更可將細沙和淤泥從中上游帶走,提高大石頭的比例,增加洪水和渡冬的避難所,對鮭魚族群的入添有顯著的幫助。

環境因子對櫻花鉤吻鮭族群動態的影響

本文討論環境因子對櫻花鉤吻鮭族群的影響,實證結果顯示,氣溫、颱風在過去十五年對櫻花鉤吻鮭族群存在負面的效果。族群模擬方面,顯示在未納入環境因子時,櫻花鉤吻鮭族群的成長率在長期將趨近一穩定值;一旦納入環境因子的影響,櫻花鉤吻鮭族群在未來可能將面臨負成長,甚至滅絕。

台灣瀕危物種的保育政策─以台灣櫻花鉤吻鮭為例

本研究以台灣櫻花鉤吻鮭(Formosan landlocked salmon)保育復育政策為個案分析,以環境史為取徑,採文獻回顧、口述歷史與深度訪談等質性研究法來發掘與理解櫻花鉤吻鮭的保育計畫與行動,特別著重行政機關、學術團體與現場實際執行狀況的比較,俾以從更深層的脈絡因果關係,來分析瀕危物種的保育政策。 本研究依主管機關的不同,將櫻花鉤吻鮭自 1984年至2006年的保育歷程,分為物種保育、棲地保育、及武陵地區整個生態系保育概念等三個階段。每個階段的研究團隊、保育計畫重點與努力都不盡相同。本研究發現:各階段的研究團隊在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上,會因其研究背景的不同而有所差異,類似的現象也反應在不同主事者的保育作為中。從櫻花鉤吻鮭的相關計畫與行動中,發現政府對其保育的過程是由基礎生態資料的建立,後轉著重棲地維護、就(現)地保育與移地保育的概念,到近年長期生態監測的方式,整合環境與生物相關的大型計畫為研究重點。在不同行政體系的作為方面,農委會主導(1984-1992)時期,其會尋求與物種直接相關的部門合作;但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1992-)會則夥同與櫻花鉤吻鮭棲地有關法規主管機關與行政部門來共同努力,成立行動平台,但卻較無法顧及大方向的目標政策,也少有定期討論的空間。綜整田野素材,本研究認為,光靠國家公園法並不足以讓櫻花鉤吻鮭存活下去,必須與物種的保育工作結合。

應用地形與降水資訊探討台灣櫻花鉤吻鮭潛勢物理棲地分布

大尺度的環境物理特性調查可得到較細微之資料,但耗費的人力物力成本亦隨著研究範圍的大小遞增。因此,若能在執行現地細微資料收集之前,對於整體狀況有效的了解,便能將資源投入較關鍵之目標。 本研究從數值高程模型(DEM)的分析以及降雨模式推估出發,粹取潛在水系分布並估算各項水文因子。接著,模擬在設定前人研究中所提出之各項水文限制條件下,櫻花鉤吻鮭族群潛勢分布的範圍為何,並與歷史分布範圍相比較。進一步地,找出限制族群分布可能的物理因子,以作為未來改善棲地、復育族群的參考指標。 分析結果指出,本研究中以程式Netrace估算而得之數項水系特性與實際的調查值相當一致。若將依前人研究所提出之潛在限制標準:0.03(m m-1)≦平均坡度≦0.06 (m m-1);1,500(m)≦地形高程≦2,000(m)以及0.06(cms)≦年均流量≦21(cms),則研究範圍內僅七家灣溪、雪山溪(武陵溪) 和司界蘭溪的棲地環境具有較連續的潛勢分布溪段。然而若要得到一個與歷史棲地接近的分布範圍,其限制標準應為:0.00(m m-1)≦平均坡度≦0.06 (m m-1);1,390(m)≦地形高程≦2,000(m)以及0.06(cms)≦年均流量≦21(cms)。此外,平均坡度為本研究區內主要決定潛勢棲地分布範圍的限制因子。

運用多評準決策方法於養殖場設置區位順位評選之研究-以臺灣櫻花鉤吻鮭完全養殖場為例

廣義來說,養殖本身是一種生產過程,必須投入相當的成本,而水產養殖係利用天然水面或人造池塭,放養經濟價值較高之魚類等之種苗,施予餌料,驅除病害,使其迅速成長,進而進行人工繁殖之有計畫生產之事業。 凡用於水生生物養殖生產的場地稱為養殖場。修建養殖場應根據魚蝦類繁殖生長所需的環境條件以工程措施來滿足,其在人工管理(換水、投餌、增氧等)下加速生長,以達到高產的目的。 而養殖場場址設立條件甚多,如何蒐集歸納出各項條件並分析其是否具有相當之關聯性,是一項值得探討之問題。 被政府指定並公告為珍貴稀有動物之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的臺灣櫻花鉤吻鮭,由於具有非常重要的學術和經濟價值及數量稀少,因此亟待積極復育,而近年來執行之一連串保育措施,仍未見良好成效,揆其原因在於棲息地遭到破壞,為使鮭魚族群早日擴大及復育成功,有賴於建立「完全養殖場」,並運用水產養殖學之科學技術方法進行水產養殖,俟擴張其族群規模後,進而大量放流以彌補天然流失。

氣候變遷對自然資源非市場財價值之影響—以櫻花鉤吻鮭為例

由於人類在工業革命後不斷地追求經濟成長,而在追求經濟成長之餘卻忽略了許多環保問題,過度的排放二氧化碳等氣體導致全球氣候暖化,此一現象對於一些適合生長在低水溫的動物受到極大的影響,嚴重者將導致其物種滅絕。 台灣的櫻花鉤吻鮭是全球陸封型鮭鱒魚分佈的最南端,且這種魚僅有在台灣高山地區的七家灣溪一帶生存,生活水域需在介於 9℃~17℃之間,在繁殖、孵化期間的水溫更需在12℃以下,近十幾年來由於氣候異常及其他因素導致其生存流域12℃的等溫線往上游退縮約1.56公里。 本研究透過估計櫻花鉤吻鮭棲息地水溫與魚群數量的關係,以及透過條件評估法的方式評估在氣候變遷下對櫻花鉤吻鮭所遭受到衝擊的價值衡量。 本研究的研究標的是屬於保育類動物,無法從市場中得知其價值,需要利用條件評估法建立一假設市場來評估其價值。詢價方式採封閉式詢價法中雙界二元法,並利用網路問卷的方式詢問民眾在櫻花鉤吻鮭平均數量分別減少至1,209隻(也就是剩下目前平均數量的75%)、806隻(也就是剩下目前平均數量的 50%)、403隻(也就是剩下目前平均數量的25%)時,為了使魚群數量回復到原來的平均數量(1,612隻),民眾對櫻花鉤吻鮭保育與復育的願付價值。

模擬氣候變遷對櫻花鉤吻鮭域外放流棲地水溫與潛在族群數之衝擊

本研究透過物理性的水溫模式及櫻花鈎吻鮭族群模式的建立來評估氣候變遷對櫻花鈎吻鮭域外放流棲地水溫與及潛在族群數之影響。將櫻花鉤吻鮭放流至目前沒有生存的溪流,將是未來幾年保育工作的重點之一。大甲溪上游的支流將是域外放流工作的首選地點,因為根據歷史紀錄,櫻花鉤吻鮭曾經在這些溪流生存過。因此本文的研究區即選定在大甲溪上游區域。水溫是一項重要的生態指標,尤其是用來評估冷水性鮭魚棲地環境的好壞;而魚群數量更是直接反應了魚群對於環境條件的適應程度。根據水溫模擬的結果,在氣候變遷之衝擊下,在此區域中水溫上升百分比最高的溪流為耳無溪的11.2%,水溫上升百分比最低溪流則為司界蘭溪的 7.8%。同時模擬結果亦顯示在冬季水溫上升的百分比約比夏季高出5%~10%,這個現象有可能會影響到櫻花鉤吻鮭11月的孵卵季節。另一方面,根據潛在族群數的模擬結果,在氣候變遷之衝擊下,耳無溪與畢祿溪潛在族群數量之下降百分比較高約15%,而司界蘭溪與有勝溪下降百分比較低約10%。因此根據模擬的結果,如果在評估域外放流適合度的時候,水溫以及潛在族群數的變化是唯二考量的因子,那麼司界蘭溪將是在此一區域中最適合進行域外放流的棲地。

環境變遷對櫻花鉤吻鮭棲地水溫之影響

 在河川生態環境之研究中,水溫一直是非常重要的一項生態指標,水溫太高或太低都會對水中生物造成影響,使水域環境中的生物或魚類減少或失去覓食及移動的能力,所以使水溫穩定及維持在一適合之範圍,一直是國內外學者研究的重點。本研究為預測水溫之變動,發展一物理性水溫評估模式推估氣候變遷與土地利用改變下之水溫變動情形。為反應台灣溪流之特性,研究中考慮地形遮蔽影響水面所接受之太陽輻射及長波輻射,藉著能量平衡的觀點來推估水溫之變化。   利用四個大氣環流模式(Genernal Circulation Model, GCM)預測之氣溫變動及造成之流量變動表示氣候變遷之預設情境。模擬結果顯示,在氣候變遷下,夏季八月之水溫變動不大;十一月之水溫變動上升了 2%∼11%,約可使是七家灣溪一號壩水溫上升0.3°C,水溫的上升將對正值產卵季之櫻花鉤吻鮭造成衝擊。   假設三種土地利用型態作為不同開發程度下的土地利用狀態,模擬結果顯示,當土地利用開發的程度越高,河川之基流量越低,而使水溫有上升的趨勢;當土地覆蓋的森林面積比例越大,河川之基流量越高,使水溫有下降的趨勢。

水溫對櫻花鉤吻鮭族群的影響

本研究監測櫻花鉤吻鮭(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的最後 棲息地-七家灣溪流域的全年水溫變化。探討水溫變化的特性與影響櫻花 鉤吻鮭各時期的程度,以瞭解天然 族群量變化與水溫之間的關係。 自1996年元月至1997年五月間,以自動記錄的光學型溫度記錄器放置於七 家灣溪上中 下游各河段讀取水溫資料,分析可知七家灣溪流域水溫的變 化具有空間上與時間上的特色 。 在時間上,全年水溫變化可分為升溫時期(二月至七月)與降溫時期(八 月至隔年元 月)。最大的升溫幅度在六月初,並造成最大的日溫差變化 。最大的降溫幅度是在十一月 末至十二月初,此時期也是櫻花鉤吻鮭受 精卵孵化的重要時期。在空間上,自三號壩以下 至二號壩間河段的升溫 速率(定義為℃/㎞)由於河川罩蓋度改變而較二號壩至一號壩間 河段 高出許多,最高差異達94倍(1996年十二月)。兩河段間升溫速率差異程 度與河川流 量與日照輻射周期變化有關,冬季(十一月至二月)最為顯 著。研究中發現防砂壩的淤滿 使河床坡度減緩,會造成七家灣溪中下游 水溫升高與升溫速率增加。 在二號壩以下水溫 過高的河段,櫻花鉤吻鮭受精卵的野外死亡率在65﹪至100﹪間,發育初 期的死亡率為40﹪至100﹪間。過高水溫與日溫差對櫻花鉤吻鮭族群天然 更新有不利的影響。孵化前期的平均水溫12℃可視為孵化期的上限致死溫 度。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野生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