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

生態觀光客旅遊動機、解說服務需求及解說服務滿意度之研究:以台南官田水雉復育區為例

生態旅遊可透過解說服務達到其生態保育之目的。生態解說乃運用各種媒體將某特定區域內的自然環境特性傳達給參觀遊客,引起參觀遊客對當地環境的關注,並藉由解說提供新的感受及體驗,提升環境保育意識,進而有更積極的實際環境保育行為。為達到保育、教育及遊憩的目的,本研究以台南官田水雉復育區為例,旨在探討:遊客屬性、旅遊動機、解說服務需求、解說服務滿意度與其間之關係。本研究採便利抽樣,總計發放278份問卷,回收265份,有效問卷回收率95.3%,並以一般描述性統計、t檢定、變異數分析及相關分析等方法進行資料分析,茲將本研究之結果提出建議,作為水雉復育區相關單位規劃管理之參考,其結果臚列如下:
一、遊客之屬性與旅遊動機有顯著差異。
二、遊客之屬性與解說服務需求有顯著差異。
三、遊客之旅遊動機與解說服務需求之間呈顯著正相關。
四、遊客之旅遊動機與解說服務滿意度之間呈顯著正相關。
五、遊客之解說服務需求與解說服務滿意度之間呈顯著正相關。

台灣雉尾水雉的生殖生物學

台灣的雉尾水雉因棲地破壞導致族群數量迅速減少,引起重視並展開復育工作,但卻缺乏詳盡的研究資料,而生殖生物學資料在擬定保育或經營管理策略時可提供有用的參考資訊,本研究於2002~2007年,在台南縣雉尾水雉主要繁殖及度冬的棲地長期觀察與記錄其族群的數量變化以及各項生殖生物學資料,並蒐集各項環境因子資料,尋求其對繁殖成功率可能的影響或關聯性。研究期間共記錄395巢,1466個卵,孵化744隻雛鳥,群集分佈在數個繁殖區,環境因子中僅有巢與最近的河流直線距離與雛鳥20天存活率之間有顯著的正相關,可能和颱風豪雨常造成鄰近河流的菱角田潰堤,使巢卵及雛鳥流失,導致繁殖失敗有關,因此在保育計畫中必須針對群集的繁殖區重點加以保護,並預防豪雨的危害。
本研究第一次發現雉尾水雉雄鳥的殺嬰行為,並深入探究其機制和生殖上的適應性及對族群動態的影響。從結果推論雉尾水雉雄鳥利用殺嬰行為作為產卵後確認父性的方法,以避免將孵卵及育雛的生殖能量投資在非婚生子代身上。殺嬰行為對整體繁殖率的影響目前並不清楚,尚需更多的研究來探討。
本研究從行為活動時間分配模式探討婚配制度的演化,發現補充巢假說是最符合雉尾水雉一妻多夫制度的演化機制。雄鳥的日活動週期顯示生殖行為在繁殖後期集中於正午時段,雄鳥頻繁回巢孵卵以保護卵,避免正午時的高溫及強烈紫外線傷害。

雉尾水雉繁殖期領域變動之研究

雉尾水雉(Hydrophasianus chirurgus)的繁殖生態為一妻多夫的繁殖模式,具有高度的性角色反轉 ,以及明顯相反的性別二型性體型。在2009年的繁殖季中,1隻雌鳥至多可與2至4隻雄鳥配對產卵,雉尾水雉在繁殖期時,不論雌、雄鳥都會有很強的領域性。雌鳥會佔據一個大範圍的領域,而與其配對的雄鳥則會依配對先後,各自在雌鳥的領域內再分別佔據一個範圍作為領域。使用領域描圖法分析領域變動,發現到雉尾水雉的雌、雄鳥領域變動並不一致,雌鳥領域的變動跟配對的雄鳥數量有著密切相關,雄鳥的領域則隨著孵卵及育鶵的行為而變動。雉尾水雉的領域變動,是由雉尾水雉的雌鳥所主導。

台南縣官田水雉復育區的棲地管理模式對水雉繁殖影響之研究

水雉(Pheasant-tailed Jacana Hydrophasianus chirurgus)又稱為雉尾水雉,曾普遍棲息在台灣低海拔淡水濕地,近年來由於濕地的開發、破壞,棲息環境侷限在台南縣的菱角田和少數埤塘,數量曾降到100隻以下,在台灣面臨生存的危機。
2000年台南縣政府與中央政府、民間企業、社團合作,在台南縣成立官田水雉復育區,以棲地營造的方式復育水雉。經過9年的復育,水雉繁殖成果有明顯有下滑的趨勢,因此針對棲地管理模式對水雉繁殖影響進行研究。
本文蒐集水雉生態、棲地環境的設計、水文條件、棲地管理模式,環境演替過程,對水雉繁殖季和非繁殖季的影響。以地理資訊系統、遙測影像輔助,呈現水雉繁殖築巢與環境變動的關係。
結果發現棲地管理的過程,水池內水位高低和水體更換的週期,對水雉的繁殖產生重大的影響。低水位的水池會因挺水植物滋生,提供鷺科鳥類站立的空間,增加捕食水雉幼鳥的機會。水體更替週期過長,會造成魚群數量及體型的成長;消費水生植物,導致水雉無法繁殖並對水雉幼鳥產生威脅。
棲地管理人員必須善用有限的水量,營造足夠的水深、抑制挺水植物滋生,減少鷺科鳥類捕食水雉幼鳥的機會。水池內的水體,需透過進水、儲水、排水的水位調控機制,排除魚群對水生植物及水雉幼鳥的威脅,以提高水雉復育的成果。

影響小燕鷗在崙尾工業區內孵化成功率之因子

小燕鷗(Sterna albifrons)是台灣的保育類鳥種,台灣本島最大的繁殖族群位於彰濱工業區,其中的崙尾區目前廠商進駐率最低,適合觀察其繁殖生態。本研究調查2007與2008年小燕鷗在崙尾工業區內的孵化成功率,探討在繁殖期間的降雨量與砂丘和礫石地環境的巢位選擇對孵化成功率的影響。結果顯示兩年的孵化成功率分別為17%(總巢數46巢)與31%(總巢數103巢),其中三週累積雨量與每週孵化成功巢數的相關性分析結果在2007年達顯著的負相關性(r=-0.665, p=0.036)、在2008年則無顯著之相關性,推測孵化成功率可能與降雨造成的大規模淹水有關,且以2007年的情形較為嚴重。另ㄧ個可能造成孵化成率差異的原因可能是兩年棲地利用的情形不盡相同(在2007年主要為沙丘76%、2008年則為礫石地73%)。各因子(巨棲地、微棲地、巢材、高度、坡度)對孵化成功率的影響程度以二元式邏輯迴歸(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進行分析篩選,結果顯示在降雨量適中的情況下(2008年),影響孵化成功率最重要的因子是巨棲地類型的選擇(R Square=0.232,p=0.013),且在結果中以礫石地環境能夠提供較高的孵化成功率,而在沙丘環境中孵化成功率較低的原因可能為下列幾項:(1)掩蔽度較低 (2)結構不穩定 (3)人為干擾 (4)溫度變化較大。

蘭陽溪口沙洲小燕鷗(Sterna albifrons)繁殖生態研究

蘭陽溪口水鳥保護區是每年冬候鳥、夏候鳥遷徙路徑上重要的補給轉運站。初夏四、五月,小燕鷗乘著西南季風,從渡冬地南半球的澳洲遷徙至北半球的台灣繁殖,九月再乘著東北季風遷徙至澳洲渡冬。小燕鷗是如何完成這複雜的繁殖工作,是值得探討研究的。
小燕鷗(Sterna albifrons)別名白額燕鷗,是台灣東海岸常見的夏候鳥。雌雄體色相似,冬羽(非繁殖羽)夏羽(繁殖羽)不同。在繁殖、覓食、遷徙上都是群體活動,為群聚性鳥類。蘭陽溪口水鳥保護區內沙洲為其繁殖地,蘭陽地區年平均溫度22.5℃,最高氣溫≧30℃日數117.1日,相對濕度82%,降水量2837.7mm。蘭陽溪河口位於蘭陽溪、宜蘭河及冬山河3條河川匯流處,水域與河口沼澤區因蘊含豐富魚蝦貝蟹等生物資源,退潮時裸露之沙洲,乃成為水鳥重要之覓食場所。
本研究藉由穿越線調查及定點觀察記錄,分三個層次來探討:ㄧ、求偶及產卵地的選擇。二、繁殖的情形。三、影響繁殖成功的因子。研究結果如下:
求偶及產卵地的選擇:沙洲上小燕鷗偏好靠近蘭陽溪的沙地,成功的巢位選擇組合偏好乾沙、巢內無墊物、巢四周有物體(垃圾)或乾沙、巢內有墊物、巢四周有物體(垃圾)或乾沙、巢內無墊物、巢四周無物體(垃圾)。七月後期因潮汐淹沒部份棲地,巢位選擇有不得已的情況。

小燕鷗巢位選擇與巢材功能之探討

小燕鷗是臺灣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動物,其主要的繁殖棲地有宜蘭縣蘭陽溪口沙洲、彰化縣崙尾工業區、澎湖縣青螺濕地與吉貝嶼以及嘉義縣新塭滯洪池沙洲。本研究於2013年5-7月調查小燕鷗在四地的巢位選擇並進一步在宜蘭縣蘭陽溪口沙洲深入探討小燕鷗的巢材功能。結果顯示,在巢位選擇上小燕鷗偏好環境複雜度高有枯枝木屑、碎石或貝殼的環境,並且偏好選擇遠離植被和植被高度低的環境作為巢位。若是大棲地的環境狀況較不適合小燕鷗,小燕鷗會透過巢位選擇來改善巢位的環境以補償大棲地造成的影響。本研究推測驅使小燕鷗巢位選擇偏好的原因可能和天敵的影響以及巢材的需求有關。在各繁殖地中,小燕鷗使用巢材的種類和比例不同,分別為宜蘭縣蘭陽溪口33%,彰化縣崙尾工業區沙丘與礫石地3%和82%、澎湖縣吉貝嶼28%、嘉義縣新塭滯洪池沙洲83%。經研究結果顯示&;#8758;小燕鷗使用巢材的原因和調節巢內微氣候有關,使其巢內溫度較低、濕度較高;然而,對於其孵化成功率、被捕食率、親鳥孵卵時間、蛋體積和產卵時程則沒有影響。2013年小燕鷗在宜蘭縣蘭陽溪口沙洲的孵化成功率為54.8%,是目前臺灣研究中最高的記錄,推測可能和當年颱風季節較晚開始有關。在氣候因子中,以孵化期的最大雨量、孵化期的平均溫度以及孵化期的平均溫度和平均風速的交互作用對於小燕鷗孵化成功率有顯著相關。

墾丁國家公園內社頂地區自由活動犬隻對台灣梅花鹿(Cervusnippontaiouanus)的潛在衝擊

對於自由活動犬隻與鹿隻的關係,前人研究多所著墨,但卻沒有一致性的結論,犬隻對鹿的影響因各研究地點的環境而有差異。目前犬隻攻擊社頂梅花鹿的事件雖時有所聞,但一直未有科學性的報告。本研究於2002年1月到2003年6月間,在墾丁社頂地區分別進行與犬隻相關梅花鹿死亡事件紀錄、自動相機與樣線資料收集,以了解當地犬隻出現在野外環境的機率,與對梅花鹿的威脅。並以VORTEX軟體評估目前犬隻的獵捕對梅花鹿族群的影響。

台灣梅花鹿在墾丁高位珊瑚礁林中之棲地利用與對林下苗木的啃食

鹿科動物因需多樣化棲地環境與食物資源供其生存,其對苗木啃食與植群演替的影響一直是森林經營上關注的焦點。自相關單位在墾丁地區復育並野放臺灣梅花鹿(Cervus nippon taiouanus)以來,目前在高位珊瑚礁林中已可發現其蹤跡。為了解梅花鹿對不同森林生育地之使用情形和季節差異,與其對林下苗木的啃食情形,及比較有無鹿隻出現對苗木生長差異,於2005年9月至2006年7月在林業試驗所恆春研究中心之喀斯勒森林永久樣區(10ha),依樣區中四類生育地(紅柴型、茄苳型、蟲屎型和皮孫木型)之比例隨機選取60小區(10x10m2),每兩個月調查一次各小區中梅花鹿排遺量與記錄林下苗木被啃食、折枝與死亡情形。並分乾濕兩季(2006年1月與7月)對全區1000小區進行排遺量調查,於乾季時調查各小區之地被層與珊瑚礁等棲地環境因子,以分析上述環境因子及林木數目與乾季有無梅花鹿排遺的關係。另在永久樣區外設立四組圍籬試驗樣站,以架設圍籬(實驗組)和未設圍籬(對照組)方式比較苗木生長情形。結果顯示乾濕季梅花鹿在全區皆呈聚集分佈,兩季在排遺量等級與有無排遺小區數上皆有顯著差異,在四類生育地有無排遺小區數量檢驗達顯著,但各生育地小區總數與有排遺小區數檢驗則不顯著,且有排遺小區數在兩季間無顯著差異,此表示梅花鹿在兩季對生育地使用依供應量之相對數量分配,無偏好性。

稀釋液組成分與保存方法對臺灣梅花鹿精液品質之影響

臺灣梅花鹿(Formosan Sika deer; Cervus nippon taiouanus)為鹿科(Cervidae)動物之臺灣特有亞種,具有短日照季節性配種(short day seasonal breeding)之特性,本文之目的在探討利用不同稀釋液搭配不同冷凍方法,以及經解膠處理與否對臺灣梅花鹿新鮮精液及冷凍解凍後精液品質之影響。精液均利用電激採精方法採得,其活力≧4級以上者方供後續之試驗用,新鮮精液分別以Tris based(T組)、Glycine based (G組)和Tris+ Citric acid based (TC組)3種稀釋液稀釋後,於4℃冷藏保存(研究一),再分別經慢速冷凍(slow freezing)、不含抗凍保護劑之玻璃化法(cryoprotectant-free vitrification)予以冷凍保存(研究二),亦探討不同解膠(degelatification)方法(研究三),對鹿隻精子活力(sperm motility score, SMS)、精子存活率(sperm viability)、精子頭帽完整性(sperm acrosomal integrity)及精子穿透能力(sperm penetration ability)等精液品質相關性狀之影響。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野生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