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動物

台灣梅花鹿鹿茸給予對早老化小鼠抗氧化能力之影響

本論文的研究目的在於探討梅花鹿鹿茸給予對早老化小鼠(SAMP8)抗氧化能力的影響。SAMP8小鼠自六月齡開始餵飼添加0.2%鹿茸的飼料或對照飼料,並於2、4、6及8週後犧牲,分析其血漿、肝臟及腦與抗氧化有關的參數,包括過氧化氫 (H2O2) 含量、超氧岐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 SOD)、穀胱甘肽過氧化酶(cellular glutathione peroxidase, cGPX)及觸酶 (catalase, CAT) 的活性。結果顯示,雄小鼠血漿之H2O2含量在處理後第4週時,鹿茸組顯著下降。SOD活性在第2、8週及2-8週,以及cGPX活性在第2週時,鹿茸組顯著下降。雌小鼠血漿之H2O2含量則無組間差異,SOD活性在第4、8週及2-8週時,鹿茸組顯著下降,GPX活性則無差異。雄小鼠肝臟之H2O2含量在第8週時,鹿茸組顯著提高,SOD活性在第4週時鹿茸組顯著下降,但在第6及8週時鹿茸組顯著提升,cGPX活性在第6與8週時,鹿茸組顯著提升,CAT活性在第4週時鹿茸組顯著下降,但在第6及8週時鹿茸組顯著提升。雌小鼠肝臟之H2O2含量在第2與4週時鹿茸組顯著低於對照組,SOD活性無差異,cGPX活性則在第4週時鹿茸組顯著下降,CAT活性在第8週時鹿茸組顯著下降。

台灣梅花鹿(Cervusnippontaiouanus)食物適口性調查及墾丁地區鹿食植物質與量分析

墾丁國家公園於1984年進行臺灣梅花鹿(Cervus nippon taiouanus)復育,並於1994野放鹿隻到社頂公園。野放後族群數量逐漸增加,活動範圍越來越擴大。為了解不同棲地不同鹿隻密度,是否與鹿食植物的質與量有關,因此在動物園進行餵食試驗,結果顯示鹿覓食植物有喜好及避免之別,有些植物種類的葉子被吃光或大部分被食(各佔9.6%)、有些僅吃一部分(30.8%)或淺嚐(31.6%),有些則完全不吃(18.4%)。棲地穿越線調查方面,在8個取樣區記錄到179種植物,含被覓食植物有126種、未被覓食植物也記錄到133種。其中有 80種植物如月桃、小花蔓澤蘭、賽山藍、鐵色及月橘等在食物缺乏地區被覓食,但在食物較豐富地區未被覓食。將餵食試驗喜好程度分別給予0~4分,用以評量檢定不同樣區鹿食植物質與量之好壞,結果大山母山及大尖山地區最佳,毛柿林及社頂公園地區較差,對照2006年族群調查結果,顯示鹿覓食植物的質與量較佳的地方,鹿隻密度較高,但食性並非影響鹿隻密度的唯一因素。另外在台灣梅花鹿不覓食的植物種類(36種)中台灣土沉香、台灣山桂花、耳葉鴨跖草、姑婆芋、裡白巴豆、海州常山、假酸漿及霍香薊等草本或灌叢耐陰植物,可用來綠化、美化動物園台灣梅花鹿展示區。

台灣梅花鹿發情期吼叫行為之探討

本研究以台灣梅花鹿(Cervus nippon taiouanus)為對象,探討其於發情期(1)兩種吼叫聲Moan與Howl之聲音特徵與(2)數量的日、月變化,(3)吼叫行為之功能,並以(4)回播實驗測試頻率(frequency)、吼叫率(rate, roars per minute)對吼叫聲功能之影響,(5)最後嘗試以吼叫聲辨識個體。結果顯示台灣梅花鹿此兩種聲音聲音頻率富有變化並有許多泛音,具備易於定位的特質,且音量亦大,在距離7 m測量下,Moan音量為81 – 88 dB(A),Howl音量為92 – 96 dB(A)。2006年10月至2007年1月間,在社頂地區共進行8次觀察,記錄吼叫聲的類型與數量,發現6時與17時為Moan出現的兩個高峰,11時與0時另有兩個小高峰,而6時也是Howl出現的高峰,在20時與1時亦有兩個小高峰;兩種吼叫聲數量均在10月中旬開始漸漸上升,於11月中下旬達到最高峰,隨後迅速下降,至1月中旬結束。

墾丁國家公園臺灣梅花鹿(Cervus nippon taiouanus)之磨樹痕跡調查

臺灣梅花鹿因於1969年在野外絕跡,故墾丁國家公園於1984年進行臺灣梅花鹿復育,自1994至1997年陸續野放後,鹿群已逐漸擴大至社頂周邊地區。由於雄鹿磨樹行為會傷害樹木,為了解野放後鹿群於活動範圍的磨樹現況、磨樹行為是否對當地植物造成明顯的影響?因此自2009年3月至2010年1月進行臺灣梅花鹿磨樹痕跡之調查。調查結果顯示穿越線中以森林遊樂第三區(69棵)的磨痕較多,大圓山牧場(3棵)及帆船石(1棵)較少,龍仔埔等5處牧草區無磨痕。被磨樹種有35科71種共518棵樹被磨,其中有18種41棵(7.9%)重複被磨。被磨數量較多的前十種依序為銀合歡、紅柴、木麻黃、血桐、土密樹、止宮樹、竹子、蟲屎、山柚、相思樹等。被磨的樹木中,以小樹的比例大於樣點所有樹木的小樹比例(56.9:42.8%),顯示臺灣梅花鹿偏好磨小樹。而被磨致死之植物共有17種38棵(7.3%),其中以小樹佔多數(76.3%),被磨致死的樹木只佔樣點所有樹木的0.4‰,顯示臺灣梅花鹿磨樹行為對當地林木的傷害相當微小。從被磨密度較先前增加(40:20棵/公里)來看,顯示鹿隻相對密度增加。

墾丁國家公園台灣梅花鹿選擇休息處所之生態因子分析

台灣梅花鹿因於1969年在野外絕跡,因此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於1984年進行台灣梅花鹿復育工作,自1994至1997年陸續野放後,鹿群已逐漸擴大至社頂周邊地區。目前野放鹿群已擴大至4000公頃的廣大範圍,因此將針對目前台灣梅花鹿較大的活動範圍,做穿越線調查。調查結果休息處所在乾、濕季節中,乾季5個月中有47處,濕季6個月中有44處。濕季較少,可能由於被雨水沖刷,不易找到痕跡。地形方面,鹿選擇休息處所偏好在稜線上,因視野較廣且易逃避天敵。坡度方面,平坦地比例較高,可能躺在平坦地較舒服。地表狀況方面,在草地和裸土各半的比例較高。灌叢密度方面,稀少處比例較高。植被方面,較偏好半落葉混淆林,較不會利用草原。遮蔽度方面,偏愛遮蔽度較高的地方。樹大小方面,較偏好有隱蔽的中等樹木林地。風速方面,喜愛在風速較強處。以上顯示鹿隻對休息處所會有所選擇,這些生態因子和逃避天敵及溫度調節有關。

探討墾丁國家公園內居民對臺灣梅花鹿(Cervusnippontaiouanus)復育態度之研究

過去臺灣梅花鹿在野外絕跡,因此墾丁國家公園自1984年進行復育,於1994至1997年陸續野放,迄今鹿群已由社頂擴散至周邊地區。由於鹿的活動範圍靠近人的聚落,鹿會有覓食、踩踏和磨樹等危害農作物行為。本研究的目的在探討比較社頂及鄰近地區居民對鹿野放的態度、變遷和作為。自2009年5月到7月間進行問卷試訪、修正內容並與專家討論而後定稿。2009年8月到2010年1月間在梅花鹿分布地區及鄉鎮里進行訪查,以非隨機的便利抽樣及滾雪球方式取樣。訪查結果共有155份有效問卷,其中農民佔55%。會危害作物的動物有9種,其中以山豬、松鼠和臺灣梅花鹿危害的比例較高。鹿危害農作物的行為中,居民認為覓食作物情況較嚴重(53.4%),其中只有15%受危害的農民強烈要求應補助圍籬的經費。受危害的戶數和過去比較,顯示鹿危害作物有增加的趨勢。對鹿危害程度的看法,以五分量表評估結果,有種植農作物者平均分數高於無種植者。居民對鹿復育持正面的態度且贊成復育者有(112人,72.3%)。較多人認為復育對當地有助益(93人,60%),也有較多的人不贊成開放打獵(平均2.83分)。核心區居民同意復育有益於發展當地觀光產業說法的平均分數高於非核心區(3.81分:3.24分)。

從墾丁國家公園臺灣梅花鹿(Cervusnippontaiouanus)排遺堆數及分解速率估算其族群數量

本研究主要探討臺灣梅花鹿之排遺分解速率,再以排遺計數法及排遺移除計數法估算復育區臺灣梅花鹿的族群數量。自2009年5月至2010年4月,在復育區進行排遺分解速率調查,復育一及四區各1條穿越線上蒐集並標定臺灣梅花鹿新鮮排遺共223堆,結果平均分解天數為85天(n=223),在濕季時的平均分解天數為45天(n=56),乾季時的平均分解天數為98天(n=167)。以上結果用排遺計數法估算復育一區臺灣梅花鹿族群數量為11隻,復育四區臺灣梅花鹿族群數量為8隻。自2009年4月至2010年3月間,另以排遺移除計數法紀錄每月的排遺堆數,復育一區排遺濕季每月平均96堆/公頃,乾季每月平均254堆/公頃。復育四區排遺濕季每月平均38.7堆/ha,乾季每月平均173.3堆/公頃,顯示乾濕季排遺分解的速率不同,其影響原因為雨量。在乾季時以排遺移除計數法估算復育一區臺灣梅花鹿族群數量平均為17隻,復育四區臺灣梅花鹿族群數量平均為9隻。以自動照相機作為輔助估算鹿群數量其結果復育一區臺灣梅花鹿族群數量為20-30隻,復育四區臺灣梅花鹿族群數量為15-24隻。排遺計數法及排遺移除法所估算族群數量比自動照相機估算族群數量低,推測原因可能因乾季為發情季節,雄鹿有領域行為,降低鹿的均勻分布及排遺計數時可能遺漏排遺堆數的記錄而低估族群數量。

臺灣梅花鹿類緣關係與族群之分子遺傳結構研究

梅花鹿(Cervus nippon)是遍布於亞洲地區的鹿科物種,自日本、中國、臺灣至越南均可見其蹤跡。臺灣梅花鹿(C. n. taiouanus)屬於臺灣特有亞種,曾因過度獵捕與棲地減少造成野生族群數量銳減,於西元1969年的調查中,臺灣梅花鹿已於野外絕跡。遂於1984年起,在墾丁社頂地區展開梅花鹿復育工作,自臺北圓山動物園引進22頭梅花鹿作為復育核心鹿群,歷經26年籌備與努力,目前已有復育鹿群於野外生活,達成復育目標。期間金門畜試所亦有保育臺北圓山動物園梅花鹿,綠島則有野放之圈養族群。惟復育鹿群之族群遺傳結構尚未完全清楚,種原來源問題亦常受質疑。本研究之目的在於探討臺灣梅花鹿之遺傳特徵與族群遺傳結構,藉以釐清種原來源疑慮,瞭解其族群間及與其他梅花鹿亞種之遺傳關係。
粒線體DNA序列之多型性可用以研究物種間或物種內母系類緣關係及基因交流情形。另一方面,細胞核內微衛星DNA標記多型性可探討族群或個體間遺傳關係,本研究同時以這兩種遺傳標記探討上述問題。

臺灣梅花鹿、水鹿、蘭嶼豬與桃園豬粒線體DNA序列與親緣關係之研究

本試驗目的解讀臺灣梅花鹿(Cervus nippon taiounanus , Formosan Sika deer)、臺灣水鹿(Rusa unicolor swinhoei , Formosan sambar) 、蘭嶼豬 (Sus scrofa vittatus, Lanyu pig)與桃園豬(Sus scrofa vittatus, Taoyuan pig)粒線體全長序列,並以核苷酸變異探討鹿科與豬種動物之間親緣關係。本試驗分別設計27對、28對、34對與33對引子成功定序臺灣梅花鹿、臺灣水鹿、蘭嶼豬與桃園豬粒線體全長序列,上述鹿種與豬種是國家級保種動物,四條序列成功定序並公開發表至美國生物資訊資料庫NCBI GenBank網站,其粒線體完整序列長度與序列編號為臺灣梅花鹿16,436 bp (DQ985076)、臺灣水鹿16,505 bp (DQ989636)、蘭嶼豬16,747 bp (DQ518915)與桃園豬16,728 bp (DQ534707) 。粒線體全長序列共包括1個D-loop控制區、2個rRNA (12S與16S)、22個tRNA及 13 個mRNA基因 (NADH1;NADH2; NADH3; NADH4; NADH4L; NADH5; NADH6; ATP6; ATP8; Cytb; CO1; CO2;CO3)。

台灣水鹿與台灣梅花鹿類胰島素生長因子乙型片段序列探討

本研究旨在探討台灣特有亞種,台灣水鹿與台灣梅花鹿,IGF2基因部分片段序列與其多態性。哺乳類類胰島素生長因子乙型(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2, IGF2)基因具父系銘印表現已獲證實,豬IGF2基因核苷酸變異點具影響動物脂肪沉積、瘦肉量與飼料效率;牛則具影響腰眼面積肌肉之生成。鹿茸組織中檢測出IGF1和IGF2含量,而鹿茸角頂端亦發現IGF1與IGF2接受體含量,故推測類胰島素生長因子(IGFs)於鹿茸細胞生長可能扮演重要角色。分類學研究顯示,豬科、牛科與鹿科為複系群(polyphyletic group),且比對牛與豬IGF2基因第三內含子全長序列,相似度達74%,顯示不同物種IGF2基因序列相似度高,推論IGF2基因亦可能影響鹿茸生長。試驗主要分成兩部分:試驗一應用豬隻IGF2-intron3-G3072A 引子進行台灣水鹿核內基因組(gDNA)聚合酶鏈鎖反應(PCR)擴增產物後,經膠體純化、連接、轉形、藍白菌落篩選與定序。結果發現,經PCR擴增出IGF2-intron3部分片段長度分別為78與202 bp,其中78 bp序列與豬IGF2-intron3第3051至3128個核苷酸處具相同序列。進一步比對顯示,其與豬、牛、小鼠與人等四個物種IGF2-intron3區部分片段相近,且相似度分別為100%、94%、85%與85%。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野生動物